您的位置:www.5596.com > 八卦新闻 > 就是一种轻巧的归宿,返朴归真后的那份纯定

就是一种轻巧的归宿,返朴归真后的那份纯定

2019-09-20 05:23

文:十一月的雨

每个人的心里都有梦想。难的是,为了它,你肯付出什么样的代价。而当你得知,你的梦想终有一日会舍你而去,你会选择勇往直前,还是黯然离场?

觉得有一种感觉很好,时常也会想象着自己将来会不会达到这种境界——一个人经历过风雨,经受过磨难,在年轻的躁动和不安过后,在看透了虚荣和社会的浮华之后,回归到的一种平淡。这不是那种麻木。这是一种人生阅历的积淀起来的沉稳,是一种气宇轩昂的豁达,是一种处处滴着华采的素淡。让你感受之后,意犹未尽,受益匪浅。

对麦琪而言,做出明确的选择显然不那么困难。这个三十一岁的女人生活窘迫,家庭破碎,本就一无所有。她从十三岁起坚信,只有拳击才可以使她摆脱贫困,抵达梦想。

想起来一个以前并不太明白但却经常拿来引用以炫耀一番的词语。现在用在这里却及为贴切――返璞归真。

于是,在三十一岁前,她只身前往拳击馆,遇到了弗兰克和埃迪。

www.5596com ,这就是我看完《百万宝贝》后从那个已经年过古稀的老牛仔-克林特•伊斯特伍德身上和他的作品中感受到的第一感觉。

虽然弗兰克始终不愿意教麦琪打拳,她仍然留了下来,住在暗无天日的小房子里,艰难度日。

拳击题材的影片我们并不陌生,在奥斯卡历史上风光的也不乏先例,《洛奇》俨然是史泰龙的发迹史,《愤怒的公牛》也把德尼罗送上了影帝的宝座。看过今年的奥斯卡颁奖典礼,相对于斯万克的激动和喜极而泣,摩根的沉稳和宠辱不惊。伊斯特伍德表现出的是一种精神,值得我们全体影迷为之鼓掌的精神,姑且不用老骥伏枥,愈老弥坚的发表无限感慨。我记得,拿着奖杯的他风趣的告诉我们:“我现在70岁,其实比起来希德尼·鲁梅(奥斯卡终身成就奖获得者),我还是个孩子。”

从某种角度来说,麦琪是个比石头还固执的女人。可是,当我看见她用力地啃着顾客吃剩下的牛排,或者是她看着客人留下的小费面露微笑的时候,我又开始觉得,这个执著于梦想的女人,可爱极了。

仅凭这一句话,我会去认真的品这部影片。我在看之前这样想着。

如果,弗兰克的女儿能够理解父亲,那么接下来的一切,也许就不会那样发生。我是说,如果。

其实影片中不时闪现的那种智慧的幽默和导演童心未泯的细节让这句话也鲜活了起来。比如摩根饰演的那个拳击馆的管理员,曾经在自己的109场比赛中受伤导致左眼失明后离开拳坛,这场比赛终结了他的梦想,也让他与自己的第110场比赛挥手而别。片中有这样一个场景,一群混混在拳馆欺负他们认为很狂妄的小子,而且对摩根出言不逊,激怒了20多年没出手的他。他用没带圈套的右手就把那小子打的爬不起来的情景让我们感到十分解气。然后,他呼了一口气,甩出了一句:第110场。呵呵,观众和我一样会心的一笑吧。

弗兰克还是在每周的同一天里收到女儿原封不动退回来的信。他什么也不说,也看不出丝毫情绪波动。他只是把它收起来,和以前的信放在一起。

还有伊斯特伍德和摩根在一起时的互相开玩笑时的戏谑的话语。这两个老戏骨在一起,让人觉得是两个孩子在斗嘴。但他们一前一后的一问一答,全是闪着智慧的幽默。

我不知道为什么弗兰克会突然决定教麦琪拳击,我想他自己大概也无法给出明确的答案。因为许多时候,情感这东西没有任何轨迹可寻。

当然,幽默点缀其中,也丝毫不能减弱这部影片的厚重和严肃。它体现着尊严,它饱含着人性。

而《百万宝贝》所要讲述的,正是围绕在这样两个人之间的,关于情感的故事。

这不只是一部小人物的发迹史,也不是一部单纯的励志影片,如果你怀着看一部激烈的拳击赛事的心态的话,你可能会失望的。拳击只是电影的外衣罢了,导演不过借了一种激情的表达方式,他想通过这引人入胜的比赛想交给我们的,要多的多的多。

在看这部电影以前,我始终想到本片四项奥斯卡的重量级来头,诚惶诚恐之余不免有些眩晕。所幸,伊斯特伍德的镜头依旧深沉,朴实无华。加之三位主演都是绝无仅有的实力派,表演有力的同时绝不过分张扬。

两个热爱拳击运动的人,两颗互相慰藉的心灵。从某种程度上来讲,弗兰克和麦琪互相填补了自己心灵上的空白。

唯一的眩晕感来自拳击场上惨白的灯光。麦琪一次又一次挥拳,将对手击倒在地。一如那些恍惚的光线,我不知道那一刻她是否真心感到了胜利的喜悦,抑或只想在观众的欢呼声里暂且忘记现实。

弗兰克23年来每天都去教堂,神父每次都会问他:给女儿写信了吗?我不知道他和女儿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样的问题,但这个父亲显然无法弥补心里的缺憾,他渴望家庭的温馨,他渴望有女儿可以疼爱。他每次都会给一直在自己心里的女儿写信,即使结果是,被退回的信塞满了整整一盒。他需要有寄托,比如说,拳击,比如说,祷告。原因是他无法去正视某些东西,比如说,他的女儿,比如说,他的内心。

还有那些被击倒的,被人淡忘了面孔的选手,她们在这里是配角,理所当然遭到抛弃。可是,那背后又有多少血泪模糊的,你不知道的故事?

麦琪是个小人物,她太平凡,出身低微,长相一般,在餐馆打工维持生计。但是,正是平凡的人身上一旦有一处闪光点的话,会把她照耀的如此明亮。何况她拥有的,是现代这个社会越来越少的坚韧和梦想。她给我的那种感觉是细微的,是琐碎的,是直观的,但绝对是实实在在的真实的,没有丝毫主旋律的烘托渲染刻画。

其实,每个人都一样。谁知道那些光鲜的外表背后,有着怎样的伤痛。

她了解自己的现状,但她绝不屈服于现在的惨淡。弱小者有两种,一种是甘于弱小的人,他是真正的弱者;另一种是渴望强大人,他们其实并不弱小,因为他们心里拥有了太多。面对弗兰克让她放弃的劝告,她用已经湿润但始终坚定的眼神一字一句的告诉我们:如果我按照他们的想法活着,我就应该回家去,买一辆旧的拖车,再买点薯条和奥力奥。问题是,拳击是我唯一喜欢做的事情。如果对于拳击来说我太老了,那我就一无所有了。

比如深爱着女儿却得不到谅解的弗兰克。比如有着刻薄母亲和弟弟的麦琪。比如在拳击中失去了一只眼睛而后默默无闻的埃迪。还有,那个偷袭了麦琪的女拳击手,她那样害怕失败,害怕失去拥护者后的寂寞。

坚持最终还是感染了弗兰克,也开始了他们无法取代的合作和生活。
由于父亲的早逝,缺乏父爱的不安全感让麦琪更加坚强,也让她在弗兰克身上找寻到了那份渴望的关心和呵护,虽然可能是严格的训练,虽然可能是不让她发表意见的苛刻。

观众们在台下欢呼,载歌载舞。拳手站在台上,站在明亮的灯光里,宛若神明。

在满心欢喜的为母亲买了一座房子却遭到势利而淡漠的训斥后,她的心凉了。那一刻她脸上的表情仿佛在说:我这么努力到底在为了什么,连母亲都变成这样,还有人会在乎我了吗?但弗兰克的身影让她看到了希望。

影片行进中几乎没有音乐,只有器物交击的嘈杂声,以及拳头击打在身体上发出的钝重响声。其实这才是一个拳手的真实生活。你说他们能有多快乐?

本文由www.5596.com发布于八卦新闻,转载请注明出处:就是一种轻巧的归宿,返朴归真后的那份纯定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