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www.5596.com > 八卦新闻 > 时结里的迷藏,只能打个及格分

时结里的迷藏,只能打个及格分

2019-09-21 17:52

【9月份为公众号写的文,搬运过来……】

多图长文。原文链接:

    从8月26日在日本上映之后,新海诚的新作《你的名字》便不断地在日本创造动画电影的票房奇迹,上映2天票房收入11亿3500万日元,此后更是一发不可,连续三周排在票房榜第一位,且场场爆满。上映三周不到,累计光日本国内就已经有481万人次观看了这部电影,票房收入超过了62亿日元。日本媒体表示按照这个势头下去,票房很快就能突破100亿。近期砸了大量宣传费用在影院做外墙广告,并且已经有一定的观众基础的《自杀小队》,上映2日的票房也才3亿9000万而已。《你的名字》仅仅三周票房已经接近《入殓师》(64.8 亿)和《猫的报恩》(64.6亿),就算现在下线,也足以进入日本电影史票房前一百名之内。
 
    此外,这部影片在日本最大的电影社区“映画.com”上有近两万人评价,分数高达4星半(满分五星),无数日本观众在评论区贴出了“太棒了”“无与伦比的画面”“看了第三次了,每次都有新鲜感”“真的很感动,在剧场不禁泪流满面”等等留言。感受到“神片”来临的气息,笔者也焚香沐浴,直奔影城打算观看,点下确认出票键的时候,内心鼓动得还很厉害,期待见证新海老师“奇迹的时刻”。

(转自本人公号,ZH上一样的文章也是我发的)

    然而,失望了。
    准确的说,是没有想象的那么好。国内媒体称赞其“超越了宫崎骏”,在笔者看来,甚至跟前几年上映的细田守的新片相比,剧本上还有相当大的差距。
回到标题,为什么《你的名字》只应打及格分。

最大的感受,就是之前不善于讲故事的新海诚讲了一个复杂而精彩的故事。似乎是看懂了,可里面很多情节的设定是有理有据的。

一、半分失控叙事节奏、逻辑


    新海诚试图同时讲两个故事——少女三叶和少年泷的恋爱故事、彗星陨石危机下系守镇的自我拯救故事,倘若以其中任何一个为影片的主线和内核,整个故事的讲述都应该围绕它展开,毕竟爱情片与灾难片二者的叙事模式截然不同,但是新海诚两个故事都想讲,结果鱼和熊掌两手抓,两手都松了。
 
    《你的名字》的叙事共由五段式讲述展开,分别是身体交换——彗星坠落——解谜之旅——拯救系守——再次相遇。
    第一段落“身体交换”是前30分钟,系守镇宮水神社的继承者,高中生三叶发现自己平静的生活开始产生变化,她完全没有全一天生活的记忆。在睡梦中,三叶代替同龄的高中男生泷在东京上学打工,甚至获得了泷所憧憬的前辈的好感。三叶和泷就此开始交换身体,命运开始交叉,泷代替三叶生活的细节则没有在片中直接表现,而是体现在三叶醒来上学时,两个好朋友对她前一天古怪行径的描述。
 
    如果是想以灾难和灾难拯救为整体叙事内核,这一段显得太过松散,且没有任何陨石来袭的危机感,只是埋下了彗星即将接近地球的伏笔。影片以小事件的堆砌表现三叶的日常校园生活、亲友关系,系守镇的基本环境、口嚼酒祭典、三叶穿越至泷身体之后的好奇兴奋和不适应,带出了泷的朋友关系,特别是泷对打工地奥寺前辈的憧憬。新海诚花了很多笔墨去描绘两人细碎的生活背景和细节,却忽略了叙事的节奏,也就是说,影片过去了三分之一,男女主角才刚刚相认。就算是个恋爱故事,说两人的恋爱由此开始萌芽,实在有些勉强,毕竟他俩不仅没见过面,甚至也只有只言片语的类似“你是谁”“我是三叶”“你是傻瓜”“你是笨蛋”之类的留言式对话。最重要的是,前三十分钟铺陈的两人的生活背景和旁支人物,在之后的情节发展中,并没有太出彩的作用和表现,甚至有些被写丢了。

2016年12月3日修改内容(感谢评论区大家的讨论、质疑和补充):

    另外让人心生疑惑的是,三叶和泷的智能手机都能显示年份,可是两人似乎从来也不看,在剧情后半部,泷才意识到自己和三叶有着三年的时间差。
好吧,不要在意这些细节。

修改了错别字,主要是把“系”修改为“糸”;
被外婆发现后立花泷灵魂没有本体,即删除了宫水家族“看到灵体互换后会使灵魂强制回归”的设定;
解释了开头着浴服的三叶并非时空B下存活的三叶的回忆,而是时空A下三叶死前的景象;
补充了时空B立花泷线:2013年10月3日,未收到绳结;
补充了时空A下三叶死亡,日记消失的设定。

     影片开始30分钟后,通过手机三叶和泷开始隔空交流,认真地代替(交代)对方生活,叙事节奏理论上应当要加快了,此处却突然加入一首Radwimps的插入曲。从剧作的角度看,插入曲会在主角遭受重创之后的自我拯救和修行的时候,负责表现时间的流逝,舒缓一下前面过于紧张的节奏。可这次插入曲的位置不仅过前,反而在观众已经觉得有点拖沓的程度上进一步搅乱了叙事节奏,举个例子,就好像乐曲的过长的前奏终于结束,马上要进入序章的时候,来了一段间奏。

回答被质疑最多的问题,为何是平行世界而不是单线世界修改历史:

    30分钟至45分钟是影片的第二段“彗星坠落”。三叶(泷)背着外婆去隐世看到宮水神社的神体,在回归自己生活后,泷与奥寺前辈经历了一次失败的约会,在美术馆看到一组名为“飞弹”的摄影作品,萌发了去找寻系守镇,联系三叶的想法。然而电话无法接通,之后三叶和泷再也没有身体交换,直到祭典当日,在彗星陨石的冲击下,三叶和所有系守人都失去了生命。三叶线结束。这一段节奏很快,三个重要事件:泷知道口嚼酒和隐世故事、看到系守的照片、三叶死亡都简单扼要地加以展现,这实际上影片前半段最为重要的内容,因为节奏过快,所以反而很多应当交代的细节没有表现。

1.如果是单一时空线,无法解释死去的三叶借用立花泷的身体确认自己死去的事实。
2..如果是单一时空线,在2013年10月4日黄昏之时出现了两个立花泷,一个比另一个大3岁,一个在山顶一个在家。那么此时2016年也存在着同岁的两个立花泷,但这两个立花泷面对的是三叶死亡与存活的不同事实,这明显不可能。
3.在片头曲《梦灯笼》歌词里提到了“被5次元捉弄,但我会依然瞩目你的影踪”这一句,5次元也就是五维,时间不再是四维里的一条线而是一个面,也就是暗示了平行空间的存在,而且新海诚在《云之彼端》里也运用过类似的手法。还有一点暗示,就是在三叶的好友敕使在动画前半段就说了前一天魂体互换的三叶可以用平行时空/前世的观点解释。

    比如三叶和泷之间具体的沟通,两人的情感不是无中生有的,细细的编织有助于观众理解他们之间的羁绊越来越深的过程,也能为最后二人的告白场面提供一个合理的解释,但是遗憾的是,这段用了快速剪切快速掠过。而且两人虽然过着对方的生活,但似乎并不努力去理解对方的生活方式和人际关系,而是用着自己的方式做着改造,这也给第二天的生活造成了一些麻烦。虽然这种行动符合人物心理:一开始交换,难免带着情绪和不适应。但随着次数的叠加,这种交换缺少了一些变数,至少在三叶去世之前,两人身体交换之后的生活状态应该是借由沟通而有变化的,不然后面说两人之间萌发了爱情,实在有些勉强,现在看到的是节奏太快时长太短,这些“变数”都没有被展现。

评论区和私信我的朋友,感谢你们对这个回答的关注,非常抱歉,本人精力有限,无法做到一一回复。以下是正文。

    另外,本片的核心危机,最应该被着重笔墨刻画的彗星灾难的来临,显得像个突发而滑稽的玩笑。它第一次的出现(后面也有展现)本来对观众的冲击可想而知,然而灾难发生前,应当被铺垫的系守镇平稳的日常被一笔带过,灾难发生时的冲击性画面也让人感受不到那颗彗星陨石的破坏力。


    由此可见,新海诚没有把握好他到底想讲什么故事,如果是爱情故事,没有男女主人公的情感的回合式的递进和逆转,若是灾难故事的话,又缺气氛铺垫和视觉奇观,而此时电影已经过去了45分钟,接近一半了。

首先,要厘清整个故事脉络,要讲清楚几个问题。

    从45分钟开始,影片进入第三段落,解谜之旅。再也没有和三叶交换身体的泷打算去寻找三叶,他和前辈奥寺、好友司一起踏上了去系守镇的旅行。没有关于系守的更多资料,甚至不知道系守的名字,泷只能通过照片和按照记忆画出的素描图去沿途询问,在一个小餐馆,老板认出了泷画的素描,泷才知道三叶连同系守镇在三年前就已经消失在陨石事故中的事实。他告别前辈和好友,独自找到并进入隐世,喝下了三年前放在那里的口嚼酒,穿越到了三年前彗星落下当日的三叶身体里。
这段情节在剧作层面是必要的,但是没有写明白,且不说前辈和司为什么突然知道了泷的打算,而且突然决定跟随泷让人有点看不太明白之外,这两个队友在泷的旅程中也几乎没起到作用。泷问路,两个人在后面吃冰棍,泷看路线,两人在背后聊天。他们像泷的两件行李,起到的最重要作用,就是奥寺通过泷戴着的系守结的手环点醒泷,勾起他对三叶赠他手环的回忆,促使泷上山寻找隐世。在这样一个其实远程发一封留言就能完成的任务后,两人自说自话地来,又自行消失了。

【宫水神社】

    泷终于单独上山,喝下口嚼酒之后,出现了大约1分钟的闪回的华彩段落,这一段的实验动画式的演出倒是很精彩,泷手中的系守绳呼应宮水外婆的台词“聚拢成形,扭转缠绕,时而回转,彼此中断,接着又相连。这是编绳,也是时间的象征,这就是结(むすび)。”,化为三叶出生时被剪断的脐带,化为时间之绳,让泷快速回顾了三叶的一生,最后也加入了为何泷会有此手环、以及为何祭典当天三叶变成了短发的解释,即陨石事件的前一天,三叶上京区寻找泷,但此时泷还不认识三叶,在电车关门即将隔开两人的一刻,三叶塞给了他自己的系守绳手环。这个手环最后成为了提醒泷去隐世的重要道具。

据宫水三叶的外婆宫水一叶所言,宫水神社已有千余年历史,保留着秋之祭典、口嚼酒以及结的习俗,这些习俗的内涵和来由因200年前茧五郎之大火使相关典籍被焚毁而不可考,但宫水家族依然保留着三项习俗的形式,历代相传。宫水三叶的母亲宫水双叶在女儿幼年去世,曾为民俗学者的父亲作为上门女婿,因妻子的离世放弃了神官的职位,从事政治,后成为镇长。外婆宫水一叶为了延续宫水神社的传统,将上门女婿赶出家门,独自抚养两个外孙女。宫水家族历代传人拥有灵体交换的功能。据笔者推测,宫水神社的形成或许与1200年前陨石坠落形成的糸守湖以及产灵之神的神体隐世有着莫大的关系。

    到这里电影已经到了第60分钟,终于进入了全片的高潮:两人最后一次交换身体,拯救系守。三叶(泷)去通知镇里的人避难,可是除了自己的两个好友早耶香和克彦无人相信她,同时泷(三叶)在三年后的系守的隐世醒来,发现了系守镇被陨石击中留下的残骸,明白了自己的亲人好友将遭遇怎样的浩劫。

【结】

    无法说服大家的三叶(泷)骑着自行车跑去隐世,在陨石湖边呼唤三叶的名字。黄昏来临,如开头三叶的古文老师所言“黄昏之刻,可见不可见之人”,三叶(泷)真的出现了。两人身体换回,泷把系守绳还给三叶,叮嘱三叶拯救镇民,最后两人用不知道哪来的记号笔开始在对方的手心交换着写名字,泷不写名字反而用文字向三叶表白,三叶还来得及写,两人的接触就结束了。
不是不能理解编剧的意图,三叶前45分钟就香消玉殒,现在电影只剩下三分之一,至少要让三叶和泷有一次接触和沟通。但是这次接触和沟通因为缺少感情铺垫,显得有些突兀,泷的告白更是突然,三叶(泷)为什么在危急时刻奔向隐世,两个人为什么又突然换回了身体都没有交代。
 
    此时电影时长只剩半小时,防灾的准备活动还什么都没做,于是80分钟到90分钟的十分钟内,影片以十倍速加足马力的节奏展现了三叶和朋友们拯救镇子的过程。仅仅是高中生的早耶香和克彦各显神通,在三叶的话显得并没有那么说服力的情况下,克彦用炸药炸了山,早耶香发布了虚假广播让镇民撤离。三叶还没有竞选成功的宮水父亲则捉住了三叶一行人。正当绝望之时,三叶独闯父亲的办公室,宮水父亲一看到三叶的表情像被洗脑了一般顿悟,立刻发布避难广播,拯救了全系守的镇民。

宫水神社习俗中最重要的一环,外在表现形式是绳结,内在意义为产灵之神(日语中,产灵与结是同音字,产灵之神为日本造化三神之一,此处为双关)。在故事中,宫水三叶的发带,立花泷的手链,包装口嚼酒的密封绳都是编制的绳结。被宫水家族传人赠与结的另一方会和传人产生维系,触发灵体交换。据宫水一叶所言和立花泷所悟,结是神的作品,象征着灵与体的维系,人与人的联结,时间的流动,在制作过程中的聚合、成型、扭曲、缠绕、断裂、还原、联结,指向了故事里具有相同特点的时间脉络与人物纠葛。

    这段应当是本片重点表现的剧情高潮,被缩短到了10分钟,节奏快到已经不能顾及逻辑。不知道谁总结了这么一条规律,动画主角有什么急事拼命地奔跑时,一定会突然摔倒,系守即将被摧毁,看着划过天空的彗星的三叶想的不是系守的命运,而是自己忘记了泷的名字,然后顺理成章地摔了一跤;宮水父亲只看了三叶一眼,就发布了让全镇避难的命令,在他竞选连任期间,即每个决定都应当十分谨慎的时刻,很难相信这个人物会做出这样的行为——除非三叶有什么特殊的行动,但是观众没有看到;早耶香和克彦对三叶的话深信不疑,为了三叶犯罪也再所不惜。
然而,常年担任神社巫女,在镇中看似德高望重,拥有一定话语权的外婆却消失了,在留下一句“这种事没有人会相信的”的话之后,她再也没有出现,这未免让人有些一头雾水。另一边,编剧不知道如何处理已经“功成身退”的泷,就让他在隐世所在的陨石湖边又睡了一觉,醒来失去大部分记忆,回到东京。
 
    第五段落“再次相遇”是影片最后的十分钟,不同与新海诚以往的作品,这次《你的名字》有个光明的小尾巴。五年后,泷和三叶在东京再次相遇,虽然已经忘记了彼此曾经的故事,却不约而同地询问对方的名字。

【口嚼酒】

    整体看,五段式的叙事虽然看似完整,实际上厚此薄彼,节奏很不平衡,前面节奏舒缓,后面又太快,有头重脚轻的感觉。正如片头所言,如果作为灾难类型片来看,本来应当快速交代危机的地方变成了细水长流的日常,应当详细交代的拯救系守的细节缘由却被忽略。作为爱情片来看,三叶和泷之间用手机交流那几天本应细致表现,却被快速掠过,后期的接触和沟通更是少之又少,黄昏之刻突然的表白让两人看起来更像是网友约见,一见钟情,实在有些突兀和不知所措。

宫水家族向产灵之神神体隐世进献的贡品,也是结的表现形式之一,是水、米、酒与灵魂的联结。将水、米经宫水家族传人咀嚼后密封发酵而酿成,存有制酒者的半身,也就是灵魂。服下口嚼酒的人即承接了制酒者的灵魂,将强制发生灵体交换现象。

    最后,内心还有个无法解开的谜团,黄昏之时,泷和三叶见面,两人为什么会提前知道自己会忘记对方的名字,并且超乎寻常地执着与呼唤和记忆对方的名字。比起名字,那根系守结编织的发绳才是系起两个人的信物不是吗。
        
二、缺乏说服力的配角设定

【灵体交换】

    新海诚叙事片的人物设定如他的影片风格,宏大而精致壮绝的背景下,人物像风中渺小的叶片,单薄、平面、模式化。不管是早期的《星之声》,还是《云之彼岸 约定的地方》《秒速五厘米》《追逐繁星的孩子》《言叶之庭》,他的影片中碎片式、呓语式的人物台词和琼瑶剧附身式、文艺青年式人物行动逻辑也广为人所诟病。

两人的梦境扮演彼此真实现实的状态。灵体交换跨越时空,在梦境中,自身的灵魂操控对方的肉体,肉体的行为真实存在并作用于现实世界,梦醒后灵魂回归本体,自身关于操控肉体所作用于现实的记忆保留片刻后迅速消失,而自身灵魂对被操控的肉体则完全无记忆,只能通过第三方反馈得知。

    在《你的名字》能明显看出新海诚导演想有所突破,用个性化的人物行动和对话凸显三叶和泷的个性,让他们即使在对方的身体中也能被一眼认出。同时两位主人公也有相应的成长,三叶从讨厌乡下,见到父亲就想避开的少女变成直面并说服父亲,守护家乡系守镇的英雄;泷则从跟在奥寺后面不敢告白的羞涩后辈,成长为了仅凭素描就决心踏上旅程寻找系守和隐世,探求救三叶和系守方法的勇敢少年。实话实说,新海导演在人物设置上成熟了很多。

【隐世】

    然而,主人公丰满了,配角却炮灰了,像一个个服务于主角的游戏NPC,只有人设,没有自己的血肉,有些前后行动的逻辑不一致,有些干脆后面就被写丢了。同样是少男少女从危机中拯救镇子的故事,配角的刻画和细田守的《夏日大作战》完全不能比。

近邻糸守湖的远古遗迹,被宫水家族奉为产灵之神的神体。其形成或许与1200年前的陨石坠落有关。

    一言,对影片最强烈的感受是,泷和三叶像是被众多家人朋友包围的孤家寡人。
    来看看主角身边的人。
 
www.5596com ,【三叶】

【黄昏之时】

宮水四叶
    四叶像是为了活跃气氛而设置的,她会提出一些“一鸣惊人”的建议,比如让姐姐把她俩吐的口嚼酒拿到城市里去卖,自信满满地表示一定会赚大钱。除此之外,四叶主要负责每天叫醒三叶,顺便见证三叶揉胸的一刻。虽然是姐妹,但因为有着年龄差,三叶和四叶也没有特别多的沟通和默契。

日语“你是谁”的语源,相传在黄昏之时,可看见非人之物,即不可见之人,一语双关。暗示了在黄昏之时神体之上,会产生时空交错的结。在黄昏之时看见不可见的人之后,灵魂会回归本体。

    在系守发生危机的时候,四叶完全不理解姐姐,在三叶(泷)喊着系守镇会被彗星摧毁冲出家门的时候,四叶喃喃自语“啊,坏掉了,姐姐终于坏掉了”。

【2013年10月4日】

宮水一叶
    外婆宮水一叶更像是一个故事背景解说员兼系守传统文化导游,所有的关于系守绳结和宮水神社的故事都是通过外婆说出来的,她的人设有点像《夏日大作战》中的奶奶,可惜说教有余,霸气不足。

彗星最接近日本的日子,彗星碎片于当日晚8时42分坠入糸守湖畔,其动能与势能转换为巨大摧毁力,几乎毁灭了整个糸守镇。

    宮水一叶是神社的代理人,半身已经化为了神社的一部分,具有“神性”,与之相对的是,她的“人味”也少了很多。她为了延续宮水神社的传统而招女婿入赘,在女儿去世,女婿认为神社无用决心投身政治的时候又把女婿逐出家门,独自抚养两个外孙女,间接使得父女分离,关系生疏。影片中,外婆只要一开口,就是在谈神社、系守绳结、隐世,很难捉摸清楚她对两个外孙女的是亲人之爱,还是身为神主的责任。

这一天也是平行时空的交汇点与分节点,证据就是在前一天剪了短发的宫水三叶与好友敕使河原克彦与名取早耶香当日首次见面的时间和服饰不一样,时空A中,三人于当日晚间会面,短发宫水三叶身穿秋日祭典的浴服,后死亡。死亡后,魂体互换期间所记下的所有日记消失;时空B中,被立花泷灵魂控制的短发宫水三叶在上午便同好友见面,没有穿浴服,后转移了居民,未死亡。服下口嚼酒身处2016年10月某日时空A的立花泷的灵魂强制进入了当日清晨宫水三叶的身体开启时空B,而时空A中宫水三叶的灵魂则进入到了2016年10月某日身处时空A隐世服下口嚼酒的立花泷的身体,而时空A的宫水三叶在2016年10月某日肉体已不复存在,看到小镇遗迹回想起自己肉体已死的事实。

    然而,身为神主,外婆在孙女三叶(泷)将未来将要发生的灾难告知于她的时候,却抛下一句“这种事没有人会相信的”之后未在人前露一面,实在令人费解。在这场三叶(泷)与外婆的对话中,外婆还表示自己和女儿在年轻的时候都有过奇怪的梦,本来以为这个细节是让为外婆理解三叶(泷)传达的未来讯息而埋下的伏笔,结果也不是,外婆并非尝试理解三叶,而是聊起当年若有似无的事情宽慰外孙女。

互换灵体的二人在时空B中于黄昏之前同时在隐世出现,时空A立花泷控制的时空B里的宫水三叶的肉体与时空A宫水三叶的灵魂控制的时空A立花泷的肉体,两具同在隐世的肉体相隔了三年的时差,但进入黄昏之时,可看见不可见之人,二人打破时间界限看到彼此并灵魂归体,随后时空A里的立花泷将结交还给时空B里的宫水三叶。

    这样的外婆,似乎缺了点什么。

其实,封印在口嚼酒里时空A宫水三叶的半身灵魂借助3年后时空A服下口嚼酒的立花泷的肉体,回到了2013年10月4日死亡之前时空B的肉体上,并接受了黄昏之时灵魂归体后时空A立花泷归还的结。之后说服父亲转移了居民,八年后2021年遇到了时空B里刚刚大学毕业还在找工作的立花泷。

早耶香和克彦

而黄昏之后灵魂归体返回时空A的立花泷,则再也不会见到宫水三叶,因为宫水三叶在时空A的死亡已成既定事实,同时他也忘记了对方的名字。但他服下口嚼酒强制灵体交换的意义在于开启了时空B,在时空B下的自己在2013年10月3日将不会收到结,也不会和时空B下的宫水三叶发生灵体交换,自己会特别关注2013年10月4日彗星碎片坠落但无人伤亡的新闻,也会和两名好友在2016年10月某日前往糸守镇,但时空B的立花泷没有关于隐世的记忆,不会寻找到口嚼酒,立花泷在隐世附近的丘陵上睡了一夜,糸守镇之行无功而返,最后在2021年与时空B下的宫水三叶相遇。

    作为永远成对出现三叶身边的朋友,早耶香和克彦在片尾一起在咖啡厅讨论婚礼,还相伴去看不动产。但在影片中,似乎并没有看到多少两人暧昧关系的暗示。
在系守毁灭的时空中,克彦关注三叶在祭典上跳的的口嚼酒舞蹈,还有些期待三叶的浴衣,被早耶香揭穿,看起来反而像克彦对三叶有些憧憬。


    关于克彦的家庭,在故事一开始有所表现,克彦不喜欢跟政治家宮水镇长打交道的父亲,讽刺他们“有腐败的气味”,但后面就这个细节并没有情节可以与之呼应。克彦的家庭冲突被草草带过,他的人生追求也被设置的前后不一致。在影片开头,克彦告诉早耶香,自己以后就想留在系守,但是片尾他却和早耶香一起到了东京生活。

继续,说明时间线索。

   关于早耶香的细节就更少些,只有在需要她向全镇广播的时候,观众才从克彦的口中知道早耶香是个学校广播员。

【时空A-宫水三叶线】

    片尾的拯救系守大作战,与其说是三个好友合作,倒不如说是分头作战,早耶香和克彦像三叶的旁观者,不了解三叶的烦恼,也不知道三叶的秘密。克彦只凭三叶的一句“嗯,我看见了!”就带着炸药去炸山,伪装山火迫使居民疏散,三叶也没有给早耶香和克彦一个合理的解释,两个好友自始至终没有真正参与到三叶的生命中。彗星陨石事件八年后,他们的人生终究分道扬镳。

2013年9月5日,与整三年后2016年9月某日同龄异性立花泷产生灵体交换,灵魂利用对方肉体凭借缝纫技术帮对方赢得暗恋女神奥寺美纪的好感,于当日写下“东京纪事10”。之后二人通过外在反应,察觉灵体交换的事实,并以Tips的方式提醒对方在灵体交换时发生了什么,应当注意什么。

    宮水镇长

2013年10月2日,与2016年10月2日的立花泷产生灵体交换。立花泷通过宫水三叶的身体从宫水一叶处得知结、口嚼酒与隐世的含义,为之后强制灵体交换提供方法;同天,宫水三叶灵魂通过立花泷的身体成功约到立花泷的暗恋女神奥寺美纪第二天同玩。

    宮水镇长是所有配角中内在冲突最激烈,也最容易写出彩的角色。作为上门女婿,他登门改姓却失去了深爱的妻子,于是抛弃神主的身份去当了镇长。作为镇长,他想守护系守镇的传统,却和看不上政治的宮水一叶无法沟通。作为父亲,他想关心女儿,提醒女儿三叶走路要“抬头挺胸”却只遭到了女儿的反感。他割舍了家庭投向了政治,内心的矛盾和苦楚可想而知。
然而影片有些吝啬笔墨了,始终未有宮水镇长与女儿三叶或者其他亲人真正交流的镜头,他既没有迎来与三叶任何的关系改善,也没有迎来政治生涯的危机和曙光。他的政治手腕在影片中被简单表现为与当地的企业家推杯换盏拉选票,站在街头演讲,对女儿指手画脚。
然而,结尾处宮水镇长却突然转性,在拯救系守镇过程中发挥出了决定性的作用,只看了女儿一眼,就答应了疏散群众,这个行为虽然在此处是必须,但实在是欠说服力,三叶和父亲的戏有种不完整的感觉,好像被强行掐了一段。即使疏散了居民,拯救了系守镇,也没有看到宮水镇长内在冲突的解决,与自己、与女儿,与宮水一叶的和解,可惜了一个好角色。
 
   【泷】

2013年10月3日,宫水三叶清晨醒来泪流满面,预示着上一次灵体交换是最后一次,自己即将死亡。上午只身前往东京都,下午在电车站等到了当时小自己三岁,还没有开始灵体交换的立花泷。在电车上,宫水三叶叫出了小立花泷的名字,在下车时告诉了对方自己的名字并赠予了发带,即结。晚间回到糸守镇,因对方不记得自己的名字,伤心剪成短发。

   司和高木
    这两位是泷的好友,负责提醒泷去打工,帮助泷圆谎,陪着泷旅行,总之,出场总是围绕着泷。司的出场多些,会抱住泷的肩膀拽着他去吃饭,看到好友的性格变化脸一红,夸泷(三叶)很可爱,后来还自顾自的跑来跟着泷一起旅行,原因是担心泷,怕他去见网友遇见骗子,与其说是泷的好友,不如说是泷的迷妹。
 
    高木的戏份相比之下就比较可怜了,在开头和泷(一叶)喝了咖啡之后,出场就只限于答应泷帮他打工的一段手机录像,再出场就是五年后,他一边在便利店打工,一边告诉泷自己得到了两家企业的内定。

2013年10月4日,未发生灵体交换,傍晚接到好友电话,短发着浴服参加秋日祭典。目睹了彗星碎片掉落的全过程,肉体死亡,但半身灵魂封印在口嚼酒中。

    这两个友人的内心冲突,家庭背景、个人爱好等在剧情中都没有得到交代,唯一的身份就是泷的朋友,但也谈不上深交。他们俩像是和泷隔着一块毛玻璃,和早耶香、克彦一样,到最后也不知道泷的秘密。

【时空A-立花泷线】

    奥寺
   
     奥寺前辈大概是配角中描写笔墨最多的一个,从一开始圆滑地解决打工餐厅胡搅蛮缠的客人,到和泷逛街,敏感地察觉泷心中牵挂着他人,她一直在关注着泷的成长。泷的家人在影片中几乎没有被提到,除了一开头快速吃完早饭去上班的泷的父亲,奥寺某种意义上替代了泷的父母,担任了片中泷的“教诲、提点者”的角色,还提示泷关注重要的信物——系守结手环。

2013年10月3日,在电车上,见到了长自己三岁的宫水三叶,宫水三叶叫出了自己的名字,但自己却不认识对方,认为对方是奇怪的女孩,在下车时对方告诉了自己的名字并赠予了发带,即结。之后立花泷将结作为手链,成为三年后灵体交换的维系。

    但泷和奥寺的关系还是有些地方生硬和单向,比如奥寺突然单方面要求和泷一同旅行,说关心泷,放心不下他一个人,却在了解系守的故事后和司一同留下泷,自己回了东京,再次出现和泷打招呼,已经是“好久不见”了。奥寺是泷解决系守镇问题的必要的人生过客,看她出现很多次,却不知道她的故事,只知道她订了婚,曾经是泷的前辈。

2016年9月某日,与整三年前2013年9月某日同龄异性立花泷产生灵体交换,灵魂利用对方肉体在对方本子上留下了“你是谁”的疑问。之后二人通过外在反应,察觉灵体交换的事实,并以Tips的方式提醒对方在灵体交换时发生了什么,应当注意什么。

    说三叶和泷是孤家寡人或许不准确,他们在学校有玩伴,在家中有亲人。三叶孤身一人无法拯救系守镇,所以早耶香和克彦被创造出来帮助她解决这个难题。泷也不会是一个人孤身旅行,需要奥寺和司与他为伴,但是这其中没有一个人可以和三叶或者泷交心,他们自己的人物叙事线被忽略了,行动就变得缺乏逻辑和模式化,只为剧情推进和主角愿望和服务。

2016年10月2日,与2013年10月2日的宫水三叶产生灵体交换。宫水三叶通过立花泷的肉体成功约到暗恋女神奥寺美纪第二天同玩;同天,立花泷灵魂通过宫水三叶的身体从宫水一叶处得知结、口嚼酒与隐世的含义,为之后强制灵体交换提供方法。

    没有配角是为主角而生的,他们都有自己的旁支故事和强烈动机,主角缺了和他们的交流,就只能是孤家寡人一个。另外,观影的时候最快乐的事情,莫过于看最后危机的解决与前方埋下的伏笔像磁石一般一一呼应,但是最后无论是奥寺前辈的围裙,外婆的编绳机,还是系守的自贩机旁边,克彦称之为“咖啡厅”的小凉亭等等,这些有趣的细节和地点都似乎没有在最后的拯救系守镇段落用上,也是一点遗憾。

2016年10月3日,清晨醒来时泪流满面,暗示着上一次灵体交换是最后一次,宫水三叶即将死亡。上午到傍晚同暗恋女神奥寺美纪约会,此时心里已经放不下宫水三叶,在约会结束前被奥寺美纪发觉。失败的约会结束后,宫水三叶前一天留言里提到的会看到彗星的场景没有发生。之后,灵体交换消失,原因是三年前的宫水三叶已经死亡。

另一篇:
《不用很麻烦很累就可以成为英雄 —— 君名与世界系女英雄叙事》

2016年10月某日,即约会的2-3周后,立花泷得知宫水三叶已于三年前死亡的事实。先同好友前往糸守镇,后只身前往灵魂记忆里的隐世,服下口嚼酒,解除宫水三叶的灵魂封印,在宫水三叶肉体死亡的情况下,强制开启了灵体交换。之后灵魂进入2013年10月4日早晨短发宫水三叶体内,开启时空B,利用短发宫水三叶的肉体,制定了说服父亲广播通知居民避难的计划,失败。灵魂在黄昏之时返回本体,与短发宫水三叶相见交还结,,后在宫水三叶手上写下“我喜欢你”。而时空B下的立花泷在前一天没有收到结,在家里目睹了彗星碎片坠落的过程。时空A下的立花泷第二天醒来记忆丢失,四处寻找忘记姓名的某人,注定终生无果。

【文章原载于微信公众号:女子力电影】

【时空B-宫水三叶线】

本文由www.5596.com发布于八卦新闻,转载请注明出处:时结里的迷藏,只能打个及格分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