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www.5596.com > 八卦新闻 > 纯观感非影评,不卑不亢的不文不白

纯观感非影评,不卑不亢的不文不白

2019-10-03 10:32

《聂隐娘》,不知道期待了多久的影片,终于看过之后的感觉却连意犹未尽都算不上,有些失望其实,所以下面纯属主观吐槽。

       “我的片子他们不见得看得清楚的,所以能得导演奖我觉得他们已经很有能力了。”戛纳国际电影节上刚摘得最佳导演奖的侯孝贤这样说过。这观点当时我挺认同。文化差异的确存在,欣赏习惯各自不同,以侯孝贤以前的作品水准说这样的话我没觉得夜郎自大,反而增加了期待值。
       影片看完后说实话很失望,一怒之下给了两星。豆瓣上翻看了几个我关注的大咖的评论,几乎都是顶礼膜拜。我费解的同时自动脑补了这样的画面:武林大会上侯孝贤大侠正襟端坐,侃侃而谈:“不用特写、不用血浆、不用移动机位、不用主观镜头、不用动作音效,不用飞来飞去,且看我用纪录片式的四比三画幅,凝练如诗的镜头语言拍一部前所未有的新文艺“武侠”片。”说罢台下一众江湖名家或目瞪口呆或掌声雷动。众人交头接耳间,这个说:侯导真知灼见、影像绝不随波逐流;那个说:侯导耐得住寂寞,方能扎实沉稳;更有文笔华彩者或许还会这样说:此片意境深远且沉稳凝练,用克制客观的视角,出神入化的长镜,深邃内敛的表演,随意并略带悲悯的文艺笔墨淡淡的描抹出侯大师心中那个清冷孤寂且善恶无常的江湖......(PS:长镜头和长句子的确很搭)
       作为一个观影爱好者,都有自己喜欢的导演和演员。侯导为人颇有侠气,圈内人品和作品口碑都不错。我不是侯导的死粉儿,但个人也挺喜欢侯孝贤《恋恋风尘》《南国,再见》, 也关注过戛纳归来后侯导关于《刺客聂隐娘》的高调访谈和电影自述,但喜欢导演不等于喜欢他所有的作品,影片的好坏还是得用事实说话。
    看完影片特意找来原著和剧本看了下。剧本相对原著改动很大,剔除了绝大部分的怪力乱神,加了宫斗戏和一点点爱情戏。能看出剧本改编时重意不重酒,我个人觉得改的还算合适,语言也很讲究。影片相对于剧本,侯导做了删减,把前面交代师徒缘分的大约10场戏整个去掉了,后面小改动把空空儿作法的细节也去掉了,但感觉意思大致没变,还是一个刺客或侠女的传奇故事,跟“武侠”这类型比较契合。
    
    影片相对别的“武侠片”的确有耳目一新的感觉。画面不急不躁的如画卷缓缓展开,几个远景空镜拍的相当漂亮,鸟、树、水、雾加上音乐、音效也相得益彰,很有出尘的感觉。服、美、道也很扎实,唐风古韵营造的很见功力。几场外景“动作”戏基本都是中远景,固定机位,成功营造了让人冷静旁观的氛围和恶战鸟惊飞的意境。这些都是近来同类电影里不经常看到的。人物形象塑造上舒淇的角色很成功,要不是走起路来有点外八字,整体缺一点儿轩昂,聂隐娘这形象直欲随风而去。张震略闷周韵不及格,但雷镇宇、倪大红、道姑形象出场虽不多,但也能让人留下深刻印象。
    说完长处接下来就是吐槽了。
1、台词
文言和白话台词各半,还杂着几句港台腔和方言,听着磕磕绊绊不伦不类。别的角色有白话对白,而聂隐娘回家见父母互相连个称呼都没有,这样的精简不知意义在何处,难道是为了把所有的人物关系都当成留白当成悬念?青鸾啼镜那段对白意义深远,就安排了两次,这里反而又不留白了,又照顾观众的脑洞了。真要不管不顾你就全文言对白,反正你不是拍给大多数人看的,汤不是汤肉不是肉的岂不更加拖泥带水?有人说从电影里读出了唐诗的韵味,但这半文半白的对白我只听出了几丝笑意。
2、动作戏
开场黑白那段刺杀就能看出来动作戏要反动作片常理。不分解动作,不用特写,近景几乎都很少,剔除技巧力求平实客观。但表现动作戏是有规律的,动作拆分也是学问,加几个动作和眼神的特写未必就破坏了整体风格,反而能加强动作的力度。飘逸出尘是意境,柔中带刚未必就不是意境,最终好坏高低还是看怎么拍怎么剪。 朴实无华也未必非要抛弃技巧,逆转规律,把一个刺客的动作设计的缓慢柔软,招式上几乎没有章法,丝毫不见险恶犀利。片中有一段远景拍摄林中打斗,只闻其声,模糊见影这不也是技巧吗,怎能一刀切?重意境就完全抛弃动作设计,“如果我的眼神能杀人,你已经死了一千次了。”我看这不是留白,反而是有些胡来。
3、调度。
电影中的调度的作用是表现人物、场景之间的关系,渲染场面气氛,交代时间间隔和空间距离。画面有限的而空间无限延伸的,就好比小说里语言得有一个语境,才能正确的传达的信息。本片完全任性到不顾及这些,场景衔接生硬,人物出场突兀。几场夜戏只有室内场景的转换没有外景空间的转换,有意无意的造成空间混乱,加上聂隐娘悠来忽去鬼魅般的无处不在,空间上缺乏起码的说服力。脑补是有限度的,何况看不到这样极端的做法有什么意义。除了山洞里跟拍,摄影机几乎就是固定和慢摇。既然完全不顾及节奏,那音乐要来干嘛?摄影机啊!我要把你牢牢钉在地上!这或许能带来诗意,但摄影机不是耶和华,观众的眼神也不像信徒那样虔诚。
4、寓意
青鸾啼镜的寓意不算晦涩,有点文学基础和会用百度的都能明白。剧中孤单的聂隐娘和同样孤单的卖镜郎的牵手归去,而剧外侯孝贤这只青鸾,拒绝庸俗的孤独了这么久,或许也希望把这部影片做成一面镜子,来折射出他对传统武侠片目前流于定式的唾弃,但这面镜子里同样也映出侯导身上那些顾影自怜的孤傲。
5、炒作
作品进了商店就有了标价,电影进了院线就是商品。商品是有目标消费群的。张震、舒淇、妻木夫聪、周韵包括打酱油的阮经天等等一众明星吸引来的可并非是大批的文艺片观众。这片据说投了一个亿,拍片时侯导心安理得的花着商业片的预算,在数字宽屏时代用胶片奢侈的拍着4:3画幅小众文艺电影,不卑不亢的气度着实让人敬仰。谋大事者不谋于人,好魄力好气概!但影片放映前的各种导演访谈里,侯导都用了一副谁与争锋的气势和寸步不移的坚守来阐述自己的电影理念,捍卫自己的大师形象,而且各大网站各个版本纷至沓来,这么高调难免形迹可疑,这不是另一种形式宣传炒作吗?这不是换汤不换药的商业运作吗?忽悠文艺青年和忽悠观众一样可耻!既然我行我素的不顾忌票房,何必用一批大牌影星,何必为了宣传剑走偏锋,这样做难道不是为了名利双收?仔细想来上映前侯导这用心也不是那么纯洁和厚道。
    
    我妄自揣摩用心不是君子所为,但个人认为影片刻意为之、涉嫌装逼的情况客观存在。不论是文艺片里最好的武侠片,还是武侠片里最好的文艺片都不是什么好话,都像片子不文不白的台词一样有些不伦不类的意思。说本片独树一帜说实话也是限于武侠片范畴,而刺客和宫斗在武侠片剧情里根本算不得新意。如果当作文艺片的范畴比较,慢悠悠的长镜和诗意本来就是侯孝贤擅长的,这个片子里感觉他也没做的比以往更加出色。要说特色无非还是电影里传达出的侯孝贤不卑不亢的态度,只不过故事发生在雍容华贵的盛唐,画面选景上更偏重的自然外景,加上唐韵古风的内景和服饰让画面显得比他以往生活写实画面更唯美精致一些。要说口碑好,感觉还是大师名气外加形式主义的胜利,当成武侠片来比较形式不俗的前者有王家卫《东邪西毒》和徐浩峰的《倭寇的踪迹》,《聂隐娘》也算不上前无古人的开天地之作。在我的能力范围理解这或许是一部特别的电影,但绝不是一部好看的电影,更难以成为一部经典的电影。

www.5596com ,1.画面问题,看的时候就在奇怪为什么这么粗糙,不是颗粒不颗粒的问题,就是糙,白天戏景深基本被压平了,看不出层次,夜景戏因为侯导的自然美学追求对于人造光源的排斥,效果更是吓人,大段大段的内场夜戏看的人很难受,导致中间忽然跳到外景日戏的时候眼睛有不适感。 画面比例也很奇怪,看报道是为了把画面拍的更有味道而特意选择了1.33:1,结果导致影片绝大部分时间画面左右留白,而中间一段公主抚琴又是正常的1.85:1,不知道为什么,好想问问。李屏宾是我最爱的摄影师,至少是华人里面最爱的,但这次的画面真的不对,包括运镜,至少不是他的一贯水平。

    个人觉得即便是大师导演,喜欢人和喜欢作品还是两回事,得区别对待。有篇影评标题是“众鸟高飞尽,孤云独去闲”,但在这里我还真想抬一下杠:李白诗里“相看两不厌”的是敬亭山,不是侯孝贤。

2.侯导影片文本上的故事逻辑性强弱已经不用追求了,我这次只是单纯的觉得台词写的很多地方无法接受,“杀汝表兄”,“有人谓”,还有“这是俺阿爹留给俺的”,真的没有人觉得不舒服吗? 我无法明确的表达我听到有些台词时的奇怪感受,如果你在坐火车的时候,也对“请不要在列车的任何部位吸烟”这句话感到说不出的别扭,或许你就明白我的意思了。

3.表演方面,这次演员说台词除了倪大红之外没有一个是舒服的,尤其是开篇不久聂隐娘回家,她母亲在室内的那一大段独白,真的是,无比难受,无比难受。这次,风景很好看,美术服装道具也很棒,也只能看这些了,因为演员几乎不能看,除了倪大红。

本文由www.5596.com发布于八卦新闻,转载请注明出处:纯观感非影评,不卑不亢的不文不白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