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www.5596.com > 模特资讯 > 价值评估惊人高达57亿港元将IPO,本周回首

价值评估惊人高达57亿港元将IPO,本周回首

2020-05-07 03:34

www.5596com 1

本文作者:BoF Team

保持高度前瞻性与敏锐度是Vice Media至今依旧保持强劲增长活力的关键

人们开始质疑业绩平庸的Vice Media是否值得十几亿美元的投资,时尚行业也有类似的媒体品牌,它们获得了大量投资,但缺乏可持续的商业模式。

时尚头条网报道:在传统媒体纷纷陷入低迷转型的时期,受众目标为千禧一代年轻人的媒体集团Vice Media的估值却水涨船高,成为业内最大的一匹黑马。

英国伦敦€€€€Vice Media总共获得了多少融资?可能就连这家青年媒体公司本身也不能直接给出答案。Crunchbase估计,Vice Media在七轮融资中募得14亿美元,但很难得到更准确的数字,因为早期投资不清不楚,后面几轮融资的交易结构十分复杂。

据彭博社消息称,青年文化媒体Vice Media周一宣布获得私募股权公司TPG 4.5亿美元的投资,TPG早前还投资了Etsy、E.L.F化妆品 以及服饰品牌J. Crew。经过新一轮融资后, Vice Media的估值达到了57亿美元,比三年前的估值翻了一番。

另一方面,Vice Media的估值还在持续高涨。2013年,二十一世纪福克斯电影公司投资7000万美元,Vice的估值达到14亿美元。2014年,Vice收到2.5亿美元投资,估值飙升至25亿美元,领投此轮融资的是成长型股权投资公司Technology Crossover Ventures。2015年,迪士尼公司投资4亿美元,Vice的估值达到40亿美元。最后在2017年,私募股权投资公司TPG投资4.5亿美元,Vice在此项交易中的估值高达57亿美元。

Vice Media是一家专门为年轻人服务的文化媒体,总部位于美国纽约布鲁克林,近几年致力于发展新闻、纪录片、电视节目等产品 ,目前共拥有13个内容频道,包括网络电视频道VICELAND、HBO播放频道Vice系列纪录片等。

Vice的估值为何如此之高?

据悉,Vice Media将利用TPG这笔融资来建立Vice Studios,以制作更多的视频与纪录片,并将产品内容延伸覆盖至新闻、食品、 音乐、时尚、艺术、旅游、游戏、生活、电影和纪录片等领域并深入研究,最终目标是成为全球最大的网络视频库之一。

多年以来,Vice始终将自己定位为青年文化的风向标。不同于传统媒体,Vice的高管和编辑风格大胆有型,能以传统媒体难以做到的方式摸准了年轻人的心思与口味。下一代年轻人的购买力正在迅速提升,而Vice知道如何吸引他们,如何向他们兜售产品。投资者对此深信不疑。

此外,通过这笔融资,Vice Media还将发展其编剧业务、机顶盒业务以及订阅业务,采取版权合作模式来更好地将其头部粉丝库资源转化为现金流。Vice Media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Shane Smith透露,集团正在计划上市,因此能否进一步提升盈利能力非常关键,这是促成此次融资的重要原因之一。

Vice这种目空一切的态度,除了让自己成了投资者眼中的香饽饽,还催生了对女性并非友好的工作环境。《纽约时报》去年底的报道详细揭露了这一事实。但Vice的问题不仅仅局限在企业文化方面。

除新加入的TPG外,Vice Media的投资者还包括迪士尼、21st Century和WPP等。值得关注的是,Vice Media的估值在每一轮融资中都会快速增长。2013年,21st Century以7000万美元收购了Vice Media 5%的股份,当年Vice Media的估值为14亿美元;2014年,硅谷基金技术投资公司Crossover Ventures也买下Vice Media部分股份,令Vice Media的估值大涨78%至25亿美元。到了2015年,迪士尼用4亿美元收购Vice约18%的股份,Vice Media的估值再次增值至40亿美元。去年一度有传闻称迪士尼有意收购Vice Media,但最终遭到双方否认。

上周,《纽约》杂志在报道中尖锐指出,Vice在《纽约时报》曝光之前早已陷入困境。许多投资者坚信,Vice创始人、原首席执行官Shane Smith会将公司出售给迪士尼,或让公司上市。但Vice没能完成2017年收入目标,距离目标还差1亿美元,曾被公司看好成为“现金牛”的电视频道也不太能吸引用户。Vice曾试图通过收购《i-D》和《Garage》两本杂志,进军时尚生活领域,收获更多奢侈品牌广告业务,但还是以失败告终。

实际上,从纸媒起家的Vice Media一直走在行业的前端,有分析指保持高度前瞻性与敏锐度是其至今依旧保持强劲增长活力的原因。

《纽约时报》在本周出街的报道称,Vice可能最终成为“博傻理论”的受害者。该理论假设决定产品价格的不是产品的真正价值,而是人们认为其他人愿意购买该产品的价格。

Vice Media最初由Suroosh Alvi、Shane Smith和Gavin McInnes于1994年在加拿大蒙特利尔创立,首本刊物为《Voice of Montreal》。三位创刊人的初衷是为读者提供工作机会和服务社区,因此获得了政府的资助。

Vice的投资者很清楚该公司没能实现其收入目标,但他们认为Vice将来总会达成这个目标,或者终有一天Vice会被卖掉,还会有下家来解决这个麻烦。

Vice Media联合创始人Shane Smith和Suroosh Alvi

除了Vice之外,许多媒体公司也在寻找切实可行的商业模式。在主流广告领域,它们不可能击败谷歌和Facebook,因为这两家公司对数字广告市场的控制,已达到“双头垄断”的程度。

两年后,杂志编辑与出版商Alix Laurent解除合约,在1996年将杂志改名为《Vice》。随着杂志越来越受欢迎,Vice Media逐渐意识到加拿大的局限性。为获得更多的街头时尚服饰品牌广告收入,Vice Media决定在2001年将总部迁至当时处于时尚行业领先地位的纽约,并在全球实施积极的扩张策略,业务逐渐扩大至五大洲,并在英国设立了分部。

在时尚和女性垂直媒体领域,获得大量投资的品牌包括Refinery29、Bustle Media Group、Goop以及Who What Wear的母公司Clique。

www.5596com ,2006年,Shane Smith提前意识到数字化将是未来媒体的发展趋势并听从创意总监Spike Jonze的建议,开始涉足数字视频类产品,与MTV Networks共同设立合资企业推出新的视频服务VBS.tv,制作了VICE旅行指南、Epicly Later'd和Toxic等节目。这些纪录片均由Vice Media的年轻团队主导设计,包括主题与内容,目的是成为一个完全年轻化的频道。

问题是在这些品牌中,哪些有成长空间?哪些是靠虚幻的故事和还未实现的发展计划吸引了大量资金,而且会成为投资者的亏本买卖?

Vice Media于2007年正式开始数字化转型

人们曾认为已有13年历史的Refinery29必将卖给盖璞集团或亚马逊,但由于大量企业迫切地希望加入内容之争,Refinery29目前不太可能出售。

2007年,《Vice》杂志正式在网络发行,Vice Media更加积极地扩展数字化渠道业务并推出新的频道,如技术类节目 MotherBoard以及音乐节目Noisey,并与英特尔合作设立艺术科技类网站The Creators Projects等。Vice Media随后还陆续推出电子音乐文化节目Thump、全球新闻Vice News,美食频道Munchies和Vice Sports运动网站。

作为一家媒体品牌,Refinery29因其十分擅长触及并准确理解年轻女性读者而备受赞誉。但该公司商业策略几经变动,实现盈利也愈发困难。2017年底,Refinery29解雇了34名员工,声称“为了及时应对当前的混乱局面,公司面对一系列挑战,做出了许多艰难的决定”。

此外,为进一步扩大其平台影响力,Vice Media还设立了创意服务机构Virtue Worldwide。到了2013年,Vice Media已成功转型成为一个全球化的媒体平台,而康泰纳仕、赫斯特等传统媒体巨头才刚刚开始意识到数字化的重要性。英国广播公司Newsdesk等传统媒体在2014年的时候坦承,他们已跟不上Vice News的步伐。

Bustle成立的时间比Refinery29更早,凭借数项收购与以及搜索引擎友好的解释性内容,成功扩大了用户群体。Bustle也加码视频业务和全球业务,但这两大业务尚未在Vice身上开花结果,却让Business Insider在2015年以4.5亿美元的价格出售给了德国出版商阿克索尔€€施普林格。

除了不断地推陈出新,Vice Media也在通过收购媒体资源和公司来扩大其全球业务。2011年3月1日,在全球移动大会上,Vice Media宣布与多个地区的移动运营商达成新的内容交易,包括在亚太地区的业务扩张,并与Verizon的Go90分支机构重新建立伙伴关系。

传统媒体也开始采用初创企业的策略:如今的《Vogue》杂志在博眼球方面与Refinery29不相上下;《Cosmo》杂志官网的月访客超过2000万。在奢侈品牌眼中,《Vogue》杂志仍然是最安全的线上宣传渠道,这是《Vogue》杂志的一大优势。

2012年,Vice Media宣布与英国时尚杂志《i-D》合并,集团总裁Andrew Creighton表示,《i-D 》是唯一真正尊重时尚的出版物之一。2013年,Vice Media收购了美国数字化机构Carrot Creative,交易金额为2000万美元。

这一切表明,初创媒体公司必须探索新的收入模式,尽快让新模式投入运作。付费订阅模式似乎愈发关系到知名媒体的未来发展。但在以下两种情况下,该模式无法取得很好的效果:内容聚合是主要手段;大部分读者是年轻人,他们没有足够的可支配收入用于购买订阅内容。

Vice Media于2016年与印度时代集团达成合作伙伴关系,将通过数字、移动和OTT平台三种渠道进入印度和中东市场。Vice Media预计,其业务最快在2018年第一季度可覆盖全球80个国家。目前其新的频道VICELAND已在东南亚、澳大利亚、新西兰和非洲推出。

而在Goop,“极端的”多样化策略让其成功避开了Vice面临的困境。在美国知名女演员、创始人格温妮丝€€帕特洛的领导下,该品牌举办付费直播活动,与康泰纳仕集团联手推出了一本季刊杂志,同时继续为简报读者提供高质量内容。此外,Goop大举进军电子商务和实体零售市场,主要出售各类别的Goop品牌产品,包括维生素、浴盐、运动服、时尚产品和家居用品。其它媒体也采取了类似的多样化策略,但或许不如Goop那么极端。

今年3月,Vice Media与法国数字媒体工作室Blackpills签署了一项协议,将开发目前流行的短视频节目并在Vice Media旗下的video.vice.com播放。

与Refinery29和Bustle相比,Clique的规模和影响力较小。该品牌的策略是收购College Fashionista之类的小众平台,同时明智地开展商业合作。例如,Who What Wear与大型零售商塔吉特百货开展合作,从2015年10月开始为塔吉特持续推出快时尚系列,该系列大获成功,塔吉特今春继续推出了Who What Wear运动服系列。与竞争对手相比,Clique募得的资金较少,这也是该策略的功劳。

作为合作协议中的一部分,Blackpills工作室将邀请Luc Besson、Bryan Singer和Zoe Cassavetes等电影制作人为该项目提供创意指导,而Vice Media在伦敦的分公司Pulse Films也将提供在video.vice.com上播放的原创内容。

这些都是令人欣慰的消息。但不管取得了怎样的进展,许多媒体公司还是处于亏损状态。在它们看来,视频业务和先发优势会让它们摆脱困境,但实际上并非如此。为了取得成功,它们必须更充分地利用手头的收入来源。不管社交媒体今后以何种形式存在,它们必须找出让其变现的方法。因为Instagram是目前唯一将触手伸向四面八方的时尚媒体。

有分析指,Vice Media之所以一直深受年轻受众喜爱,除了其年轻化的团队外,该媒体对新闻真实性与有趣性的追求也是关键之一。Vice Media的编辑擅长通过实际采访,再以贴近个人经验的角度来报道,每一期的风格与主流媒体完全不同。这种报道方式被业界人士称为浸入式新闻学,很大程度地保证了读者用户对Vice Media的新鲜感。

总之,Vice的投资者赚上一笔后再退出的可能性越来越低,许多其他媒体公司的投资者也是如此。那么投资者最终会变得更加谨慎吗?也许不会。因为他们相信总归会有更大的傻瓜来当“接盘侠”。

面对不断革新变强的Vice Media,曾经看不起这个年轻、毫无经验的媒体公司的《纽约时报》评论家David Carr现在也已转变态度,他表示,Vice Media如今已成为一个强大的新闻实体,强调Vice Media的存在对于守旧的传统媒体是一个重大打击,同时也传达了一个重要信息,只要是有价值的新闻,年轻人也是会关注的。

本周新闻回顾

近年来,针对年轻群体的潮流文化媒体越来越受青睐,集时尚与潮流博客于一体,以在线运动鞋论坛起家的香港Hypebeast去年成为亚洲最佳首次公开发行的股票,市值一度已超过21亿港元,有分析评论指出Hypebeast靠专注和培育年轻人潮流社群获得了成功。

Zara门店 | 图片来源:对方提供

去年4月,出版集团赫斯特联合投资人100%收购年轻人媒体Complex。Complex由时装设计师Marc Ecko始创于2002年,是面向年轻群体的时尚与生活媒体。为读者提供特定文化领域的最前沿时尚资讯,运动鞋文化,街头装束文化,以及平片设计等。

Inditex集团利润率提升

全球最大的服装零售商Inditex报告称,本财年头三个月的利润率有所改善,二季度头六周的销售表现强劲,以本地货币计算的销售额同比增长9%。尽管一季度销售额达到了创纪录的57亿欧元,但受汇率因素影响,季度增长率仅为2%,比金融危机期间的增长率还要低。

H&M销售额连续两个季度增长停滞

瑞典零售商H&M的廉价门店在集团业务中占很大比重,但这些门店的客流量在过去几年不断降低,导致集团销售额增长停滞,税前利润缩水,股价下跌。二季度不含增值税的销售额仅增长1%至520亿瑞典克朗,低于分析师预期的3%至530亿瑞典克朗。

英国市场走弱,导致Mulberry销售下滑

英国市场的游客和购物者不断减少,导致6月2日前十周的零售销售额同比下滑7%。Mulberry在英国的基本销售额降低9%,而上年同期仅减少1%。全球销售额则增长1%。

Boohoo迎来开门红

Boohoo在去年收购了PrettyLittleThing与Nasty Gal两大品牌,公司业务迅速扩张。5月31日前三个月的公司收入大增53%至1.836亿英镑。该公司重申了35%~40%的全年收入增长预期,同时将核心利润率调整为9%~10%。

Canada Goose四季度收入增长超一倍

该公司报告称,3月31日前三个月净收入810万加元,上年同期则亏损2340万加元。营收高达1.248亿加元,增长超一倍。这家服装制造商表示,营收在未来三年内有望以至少20%的速度增长,调整后的每股净收入增长率有望达到至少25%。

Missoni向私募基金出售少数股权

本文由www.5596.com发布于模特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价值评估惊人高达57亿港元将IPO,本周回首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