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www.5596.com > www.5596com > 中的三场床戏,戒即是戒

中的三场床戏,戒即是戒

2019-09-22 09:23

前面王佳芝与梁润生的部分不提,单说后面极有层次感的三场床戏。

2008年,李安的《色戒》悄无声息的完成了制作。诚然,这是一部几乎不需要太多宣传,仅凭李安、汤唯、梁朝伟三人铸就的金字招牌,便可以一炮而红的电影,更遑论影片中足足有三场大尺度的床戏。 《色戒》上映之前,世人都能预料到该片的成功,但是上映后引起的蝴蝶效应不可谓不惊人。它的上映不光提高了网上标有未删减版视频的点击率,而且街边的盗版小贩拿着光盘将无删节版作为招徕生意的广告,无一不赚的钵满瓢满,甚至更有媒体撰文称当时赴香港旅游的内地游客增长四成,目的也只有一个——去电影院看色戒那删掉的十几分钟,也许《色戒》这部电影对当今中国而言,其全片的艺术价值,在某种程度上还抵不过那删节的十几分钟所折射出的社会问题巨大。 这就意味着,大部分的人并不是冲着电影的艺术价值去的,他们最关注的无非是片中三场露骨的床戏,汤唯的身材,还有这些床戏是不是来真的?如果李安导演知道,他殚精竭虑、耗费心血拍摄而成的作品,竟被大多数人当做性压抑的突破口,当做色情片来看,不知他会不会觉得心痛? 那么能真正看懂这部电影的人又有多少呢?真的就只是性与爱那么简单吗? 张爱玲曾说过,没有任何感觉或意态形致是她不能描写的。这果真不是她自夸,一篇敝帚自珍半生的《色戒》,惜墨如金到了字字珠玑的地步,竟也只用了几句冷言冷语又漫不经心的诉说方式,寥寥几笔就使乱世沉浮的欲念跃然于纸上。 小说《色戒》问世半个多世纪以后,遇见了拍电影的李安,于是李安奉献了一部拿奖拿到手软的影坛经典,也为国际影坛造就了一个“汤唯”。李安曾说过,他觉得《色戒》是张爱玲写得最好的一部小说,让他印象深刻,他第一次看完后就想拍这个小说。 不可否认,李安与张爱玲的合作实在是珠联璧合,没有谁比李安更懂女人,也没有第二个导演如李安一般,能够将女人心描绘的如此细腻,甚至可以说,他比女人更懂女人,连王佳芝都不懂自己,可李安懂了王佳芝,对她的情与欲都拿捏得十分精准。在张爱玲的笔下,王佳芝对易先生的也不是爱,她最后对他的感情强烈到是什么感情都不相干了,只是有感情。李安就用这一句话,撑起了一部150分钟的电影。 李安曾说过: 色,是我们的野心,是我们的情感,一切着色相;戒,是怎样能够适可而止,怎样能做好,不过分,不走到毁灭的地步。 而剧中各个人物,各个都带着“色”,邝裕民的爱国热情,同学们的天真响应,太太们麻将桌上的提防攀比,易先生的色欲、恐惧和绝望,王佳芝的贪恋…… 各个都“戒”不掉,因此事情一发不可收,走到了绝处。 影片开始的香港部分的计划,活脱脱像一场话剧表演,梁闰生用他从娼妓处得来的一点仓促且笨拙的性启蒙,开导了王佳芝为了革命任务破身这场戏,充满了意淫的舞台表演。王佳芝愿意执行这个计划,一半是出于爱国青年的过高荷尔蒙,一半是对于邝裕民的爱慕。当舞台上的一束追光打在邝裕民脸上,王佳芝在幕布后面痴迷地望着,那镜头就像一场少女心的幻境。 可连他自己都没想到,她是天生的演员,从入戏到人戏太深,王佳芝这个身份并不能满足她,她要成为麦太太,成为那个和易先生周旋时仍然沉着镇定的女人。无关天分,全凭本能。但她最终失算一分,稀里糊涂就把自己同别人推到了死亡的深渊,至于对易先生的那份不清不楚的爱,至死都没能参透。 而易先生呢?他肯定不是个好人,他是钻进王佳芝身心去的一条蛇,他还是76号魔窟里残暴的打手头子,日本人豢养的一条警犬,也是各方势力博弈中战战兢兢心怀鬼胎的一粒棋子。他的麻烦一大堆,影片开头就出现了,借老吴之口强调美国援助重庆方面的一批军火被易先生截下了,奇怪的是日本方面也在找。不言而喻,易先生在给自己留后路。 回到家中的他,头一件事就是借着脱帽更衣的当口在走廊的镜前伫足,仔细端详自己,客厅的谈笑声隐约传来,又远又近。李安的影片没有闲笔,这个镜头更是反复出现。易先生对王佳芝说过,仔细留心,没什么事是小事,也没什么话是废话。他用震怒撇清自己并没有马失前蹄,证明和重庆方面并无联系。就像在日本艺伎馆时他说的,他比王佳芝更知道怎样在这个动荡的时代中当个曲意承欢的“老娼妓”,他也知道美国人一参战,时局就明朗了。 至于影片中三场出格的床戏,更是全片的点睛之笔,甚至可以说,是这三场床戏成就了《色戒》。从做爱到虐爱,姿势和形式都花样翻新。为了坚持保留这三场“床戏”,一向儒雅内敛的李安一反常态,哪怕影片被定级为18A,只能在少数院线放映而大大影响全球票房也在所不惜。 但事实证明,李安是对的,男人与女人之间的战争,从来都是在床上,在床上分出胜负,分出征服者与被征服者,分出谁更爱谁,谁才是输家。而对于王佳芝和易先生,这床又不只是战场,而是变成了一叶诺亚方舟紧紧包裹着他们,载着绝望的男女竭尽全力地交欢,暂时用彼此取暖来逃离各自的虚无,让彼此都喘口珍贵异常的活气儿,都感觉着自己还活着。 第一场床戏,王佳芝的扮相很精美,上海的梅雨阴霾,音乐沉郁,有着精致五官与鲜红双唇的汤唯,一身30年代的大衣配上压得过低的礼帽,忐忑地走进了易先生的公寓,男女之事,生理也好,心理也罢,一切过程都是进退。 易先生悄无声息地坐在门后像只审视的鹰,叼着一根烟,摆弄着打火机。王佳芝倚在床边,将眼神慢慢地送过去。易先生用烟盒示意王佳芝走到他面前,她的腿跨过他的腿,脚蹭上他的腿,摘下了他嘴里的烟,暧昧、情欲的气息在整个房间弥漫,这个时候不发生点什么,反倒对不起这“良辰美景”了。 倏忽间,易先生起身抱住王佳芝,强行按住她的头。她大叫着“头发”,让他坐下。易先生坐下,王佳芝挑起旗袍,露出性感的吊带丝袜。易先生突然扑到王佳芝面前就把她扔到了墙上,毫不怜惜,粗暴是唯一可以期待的。他扯破她的旗袍和内裤,将她扔到床上,抽出皮带就冲着她抽了两下子,把她的双手反绑住,卸下枪,松了裤子就暴力地入侵,扭过王佳芝的头狠狠地亲吻。 事后易先生抽烟,王佳芝衣衫凌乱泪痕未干地躺在床上。易先生穿衣走人,狠狠地冷冷地说,你的风衣。一个大特写,分明看到王佳芝嘴角胜利的一笑。好戏开场了,她足足等了三年。这一场表面上是易先生占了上风,但王佳芝的一抹浅笑,却更像是胜利者的宣言。 第二场床戏,是王佳芝生理与心理沦陷的开始,易先生常常用手按住王佳芝的头,这样的性爱压抑且苦闷,但也同时因扭曲而倍感刺激。两人用各种姿势相互折磨,若说有情感上的交流,那就是剑拔弩张的尖锐,单纯地谁压倒谁,谁主宰谁。Y形姿势时两人是痛苦与恨,是敌人,王佳芝看易先生的眼神里有恨,渴望的恨。爱的愉悦在这里并不存在,心有些疼,因为视觉效果很痛苦。 事后,王佳芝说:我能做的就是每天耗在这里等你,也许,你还有别的女人。我不能睡,我想就这样下去,慢慢地,你也就腻了。易先生问她每天就想些这个吗?王佳芝说:还有输钱,大输特输,我跑单帮辛辛苦苦赚的那一点钱已经都输得差不多了。 这段对话充斥着一个女人的不安和抱怨,此时,也许爱情已经萌芽,倘若这都不是爱情,那两人便绝对是演戏的绝顶高手。王佳芝说过,易先生比谁都更懂戏假情真这一套。易先生和王佳芝很像《卧虎藏龙》里的李慕白和玉娇龙。他们都是赌徒,赌的不是赢,是赌输,不如说他俩都是瘾君子,陷入了成瘾的深渊。 第三场床戏,是《色戒》情感戏中的次高潮,王佳芝与易先生之间的纠葛已经正式从生理上升到心理,都全然释放了自己,无论是身体,还是那颗深深隐藏的原以为早已死去的真心。汽车里易先生和王佳芝说着审问犯人的血腥经过,说看见别的男人压在王佳芝身上干那种事。两人做爱时,王佳芝在心理上已经成为了易先生的女人,更像是一对情人在做爱,一种叫作相濡以沫的做爱。 他们终于俘获了对方,也成了对方的俘虏。痛也不再是纯粹的生理之痛,是心理上的挣扎与情感上的撕裂,是看不到结果的纠缠,是明知下一步就是深渊但依然被命运推着往前走的无奈与不甘,是一切没有答案的问题,是人与自身欲望的战争,也是理智与情感的对立。当这些无比强烈的情感与挣扎都推向极致时,眼泪是唯一的出口。王佳芝高高在上的主动是胜利,也是丧钟。她似乎潜意识里已经知道了,她赢不了。 最后一场床戏过后,影片开始进入真正的高潮。入戏太深,无法自拔的王佳芝,心里闪过一个念头:他是爱我的,这个念头也意味着她的戏剧人生走到头了,她在一场最重要的表演中说错了词,她在紧要关头放跑了易先生,破坏了整个暗杀计划,也葬送了自己和一干人等的性命。 易先生惊魂甫定之后,还是心思缜密的展开了抓捕行动,王佳芝在街上失魂落魄地走,好不容易拦到一辆黄包车,下意识报出的却是易先生公寓的地址。自知大限将至,她拿出缝在衣领里的毒药,听到了一声“王佳芝”,回头看到的却是当年那几个满腔热血的伙伴在做死亡的召唤。那毒药终究没吃,或许,是心里还隐存着希望。 对于王佳芝,易先生是春药,她色诱了他,却也被他色诱了。对于易先生,权力才是一种春药。两个如此不同的人,偏在对峙中结成了绝望的同盟,这场知己做得俨然兵气森森,血不溅刃。色与戒,戒不掉的并不是爱欲情仇,而是人与生而来的挣扎。但是,说什么也都枉然了。 但,李安到底还是比张爱玲慈悲,在张爱玲的原著小说中,易先生对王佳芝有的仅仅只是感动,在处决了王佳芝之后,他甚至感到庆幸,得意。张爱玲是决绝、残酷的。但李安是个男人,他没办法站在张爱玲的立场上,所以结局安排了易先生对王佳芝动情的细节,让王佳芝最后沦陷得可悲,但不至于那么彻底。易先生苍白消瘦的脸在阴暗的灯光下,独坐在空荡荡的床沿,满目的泪水,他是爱王佳芝的。墙上的挂钟不徐不疾敲了整十下,易先生回头一望,床单折痕犹新,曾经那般鲜活的存在,此后已灰飞烟灭。

第一场虐爱。我记得以前读到过一篇描写男女情与性关系非常精彩的一段文字:“两个人要相逢,相吸,然后是眼角眉梢,你进我推,徘徊着,猜测着,试探着,多少的辛勤多少的准备,赤身肉搏,就为那欲生欲死的一瞬。尔后,就是大海退潮清光万里,万花吹雪繁花落尽……情欲的尽头就是这样了吗?”而《色戒》中这第一场床戏,从王佳芝对易先生的挑逗开始(其实从在香港那次吃饭就开始了),到易先生对王佳芝的暴力入侵,无一不是“眼角眉梢,你进我退”。其实,男女之事,生理也好,心理也罢,一切的过程不都是用“进退”这二字来概括了么?王与易,在故事里的进退是被推至极致的夸张的体现,再没有比虐爱更合适的形式来表达这种试探与你进我退。这一场,表面上是易占了上风,但王事后的一抹浅笑却更像是胜利者的宣言。

第二场,王佳芝与易先生在易家偷情。这一场情欲戏中给我印象最深刻的是易先生常常用手按住王佳芝的头,这样的性爱,压抑,苦闷,但也同时因扭曲而倍感刺激。如果说上一场虐爱是王与易之间进退试探的开始,那么这一场偷情就是王佳芝生理沦陷的开始。这一场戏重点在于二人各种姿势的“相互折腾”,并没有情感上的交流,只是单纯的谁压倒谁,谁主宰谁。爱的愉悦在这里并不存在,心有些疼,因为视觉效果的痛苦。看到这里,我禁不住想到曾经读过的一本法国作家 Anne Desclos 1954年发表的经典虐恋小说《O娘的故事》,那本书的重点除了露骨的情色描写,更重要的是第一次写到了痛与快感的相互转换。后来看电视剧House,有一集也讲到过人在生理上遭受极度痛苦的时候,大脑会自动分泌产生快感的化学物质,所以很多时候“越痛苦越快乐”。当然,痛与快感的生理转换距离《色戒》的话题扯得有点远,但我想说的是电影中的这一幕,正是把痛与快感,对人来说这两种趋于极端的情感结合到了一起,把王佳芝对易先生的情感发展的第二个层次毫不遮掩近乎于残酷的展现了出来。

www.5596com ,第三场,是《色戒》情感戏中的次高潮,直接为后面艺伎馆一幕奠定基础,铺展台阶。这一幕中,王佳芝与易先生之间的纠葛已经正式从生理上升到心理,从在汽车里易先生对审问犯人的血腥描述,到后来两个人同时看挂在床边的枪,到王佳芝用枕头蒙住易先生的眼睛,这里,痛不再是纯粹的生理之痛,痛,源于心理上的挣扎与情感上的撕裂,源于看不到结果的纠缠,源于明知下一步就是深渊但依然被命运推着往前走的无奈与不甘,痛,源于一切没有答案的问题,源于人与自身欲望的战争,源于理智与情感的对立。正是这样强大的心理洪潮,才会伴随着生理高潮的到来,让最汹涌的浪潮摧毁一切禁忌的防线。而当这些无比强烈的情感与挣扎都达到极致的时候,眼泪才是唯一的出口,这才有了结束后王佳芝痛苦的表情与眼眶中隐约的泪光。这一幕的结束,让我禁不住暗自思考,李安怎么能如此了解女人,不仅在心理上细腻刻画,竟然在与生理有关的细节上也可以做到细致入微!

最后一场情欲戏结束之时,王佳芝的从生理到心理的感情变化已经被充分交代,一切的铺垫,渲染,准备都终于完成,影片的高潮正式到来。随后在日本艺伎馆一幕,当王佳芝为易先生轻轻唱着《天涯歌女》的时候,我的感受竟然是肝肠寸断。一方面,是爱上一个不能爱的男人,另一方面,是民族大义,是最应该遵守没有任何理由没有任何藉口可以失守的阵营。在这两种强烈的情感之间,眼看着面前这个女人被生生的撕裂,眼看着悲剧不可逆转的到来,就如同影片前一部分邝裕民他们一刀、一刀、又一刀把老曹扎死一样,没有半点隐晦与遮掩,只有残忍,残忍,赤裸裸的残忍。

本文由www.5596.com发布于www.5596com,转载请注明出处:中的三场床戏,戒即是戒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