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www.5596.com > www.5596com > 悬疑迷案的钥匙,王佳芝和易先生的相互识破

悬疑迷案的钥匙,王佳芝和易先生的相互识破

2019-11-04 01:26

易太太的秘密——开启《色戒》悬疑迷案的钥匙(内一篇)

王佳芝和易先生的相互识破--开启《色戒》悬疑迷案的钥匙(内一篇)

■文/西班牙眼 spanisheyes123

■文/西班牙眼 spanisheyes123

2007年11月份,结束天涯连载于地址  

本文其实是《张秘书、郭司机、阿妈和书房——开启《色戒》悬疑迷案的钥匙》和《《色戒》剧本与电影之差异探究》中的一小部分,前文是剧情解读全集,过于冗长(>8万字),故对某些(新)专题,分拆组织成文,以便阅读和使用,特别是对于老钥匙文的读者。个人解读,仅供参考。 文字粗糙,凑合看看。

本文其实是《张秘书、郭司机、阿妈和书房——开启《色戒》悬疑迷案的钥匙》中的一小部分,前文是剧情解读全集,过于冗长(>8万字),故对某些(新)专题,分拆组织成文,以便阅读和使用,特别是对于老钥匙文的读者。个人解读,仅供参考。

连曹副官都看出问题,业余的王佳芝缘何在易先生身边却一直没有暴露身份?第一次幽会真的是性虐待吗?王佳芝事后为什么笑?王在魔窟外等易先生,提出要去办公地方去等,易为什么暴怒?王佳芝为什么顶撞上司而吵架失控?凭什么说易先生戏假?她为什么头痛、生病、失眠、寝食不安?她又知道些什么呢?

易太太不算是个重要人物,属于穿针引线的人物,谍战一边在进行,这边家里的明争暗斗也没有停止。本附文和悬疑主题无关,只是更好让大家理解剧情,解释一个迷惑。她和麦太太其实并不熟悉,在香港的最后见面还是闹翻了,但是一到上海,就邀请到家住,处处关心照顾体贴,难道就是为了打麻将方便?这也是一桩悬疑迷案。导演也是处处给了暗示。同过去的推理一样,我只能说,不但要有证据的有说服力的,而且导演(编剧)有明确提示前后能呼应的,而且还要圆的出的,这三点都得站稳。

本文重点是揭发王佳芝对易先生的识破,即王佳芝知道自己暴露而冒险留下。在此之前,先简介“复习"一下易先生对王的识破,钥匙文早已交待,导演也揭秘过了。

为了人员、场次引用方便,我这里把太太战斗部分的人员、场次一览一下。人员大家也可以自己去对。台湾官方网站说太太都和易有关系,不少演员也承认,我只分析有证据的。此处麦太太不做特务处理。

《南都》李安采访中的"揭秘"部分

    
李安:....我看张爱玲小说《色,戒》,从看的第一遍起,就没有相信过易先生不知道王佳芝是干什么的,完全不可能!或者易太太怎么可能完全不晓得这么一回事!我的拍法,表面上好像大家都不晓得,但事实上大家也都在演一出戏。

太太阵容:(易是原配,其它不一定,漂亮的程度都不像原配了)

这里摘编一些“证据”。  

易太太(陈冲,特工总部部长夫人,全部麻将评弹)--长期没有性关系
      
萧太太(何赛飞,萧先生官位高,两场麻将)--眼神表示当晚要在半岛酒店上床,兴奋,萧先生当晚可能有事,明确有性关系

易先生 香港 第一场
易家铁门外-中环(逛街)

朱太太(余亚,翻牌,留电话场麻将太太,两场麻将,留香港)---开始很谦卑,后翻牌吃醋 ,冲动下暴露他们比较熟悉,明确有性关系

大学生演戏怎么演都是假的要命,业余玩票从开始到结束都是漏洞百出。易先生带着墨镜,也许是李安要藏一下的,否则他看到麦先生那个鬼样子,眼神该如何。呼应后面的裁缝到约会的戏,易不断问麦先生的情况。连曹副官这个五毒俱全的粗人“一开始,就觉得你们不对劲”,记住是“一开始”,易先生当然起疑,“慢慢看看你们搞什么鬼-曹副官”,一个成年的特工头子总比副官厉害吧。剧本提示,易先生注意了王佳芝,两人交换了眼神,但没有行动。

马太太(苏岩,抽烟,交通部部长夫人,一场麻将一场评弹)----戒指是易送的,眼神不对,易太太烦她,明确有性关系
      
廖太太(王琳,廖先生官位高,说大东亚吃饭不腻的,一场麻将)---至少敢和易太太叫板,地位比较高,“你们家那位脾气真好”,可能有性关系
    
梁太太(刘洁,四川人,粮食部部长夫人,一场麻将一场评弹)---马太太对她不满,和马有仇,”逛街让易先生逮住“,没有有性关系
      
麦太太(汤唯,全部麻将评弹)---彻底搞上,爱上,明确有性关系

易先生 香港 第二场
易家(麻将-红中场)

(麻将-红中场)

剧本提示,易先生注意了王佳芝,但没有行动。

人员:易萧朱麦

易先生 香港 第三场
海滩到易家(麻将-留电话场)

主要斗争:介绍时局,易和萧太当晚上床,易升官夫人情妇都高兴

从易先生方向,麦太太明显勾引了他,所有人都知道易家有她的电话,否则她怎么过来打麻将的。装傻慌慌张张不自然的留下电话,她的手臂是怎么摆的,演戏演的过分了,要么是特务,要么是性饥渴。她想干什么,易先生吃着绿豆糕记下了,准备去探探。

(麻将-留电话场)

一句惊人的话出现:“易先生喜欢的是不打折的英国料子”,直接和易太太叫板。她和易太太一起买过料子,这可能是解说,当然是没错,易太太说过。但别人正在否定。这个时刻,气氛紧张,对方已经生气了,你根本就不能再说话了,还在说易先生如何如何。还在顶!注意,李安安排,这是第一次和易交往超过1分钟,谁能说出这样的话,王佳芝彻底暴露了,演砸了,暴露的不是特务身份,是一个不知道什么原因要在这次牌局一定要勾引到易先生的急切做派。当然对于等待了一个月的小集团,这是异常难得,再不勾引的话自己的心上人邝裕民就要“自己找机会下手,后果由我自己承担”了,她可不忍心让自己的心上人冒这么大的险,所以她不惜破绽百出都要坚持勾引到底。易先生都受不了了,说道“是吗?”。

人员:易易(男)朱麦

他要在香港剩下的休闲时光里去探探这个有趣的“麦太太”。当然,“色鬼”想,如果不是特务,她就是一个可以大搞特搞的饥渴女人。这次长戏后,易现在开始怀疑她是特务。

主要斗争:易喂牌,麦色情勾引,两人暗度陈仓,易朱太太生气

易先生 香港 第四场
麦宅(电话)-裁缝店

(麻将-王第一次打入场)

也许就是第2天,去了电话。电话对面是吵闹的一屋子人还有舞曲,很快却又鸦雀无声,更起疑了。大学生业余,当然没有对裁缝打过招呼。易问裁缝,裁缝想想,其实也就这个把月做些衣服,谈不上平时都在此做。回答犹豫,易疑心加重,注意表情,没有释疑,这么高级的特务怎么能这么容易混过。

人员:易廖萧梁麦

易先生 香港 第五场
浅水湾餐厅

主要斗争:介绍时局,廖太太叫板,易(男)麦打招呼

饭前打了电话,李安摄影方式神神秘秘,音乐恐怖兮兮,玻璃上易的投影,眼睛怀疑的盯着远处的麦,表示在谈这个女人。声音是曹副官一直在汇报解释什么,时间很长,好像是说...我也在慢慢的看...。普通的电话没必要这样处理,偷情也没有必要给曹电话或叫易太太。回来说的话全是逻辑矛盾,易说“让老曹回去接她,去给医生看看,临出来才说头痛,我看是打牌打的。”曹还没有所谓“回去”,哪里知道的这个太太临时出来的头痛,易说谎了,当然是让曹解释这些人的来历,并让他马上调查。

(麻将-麻姑场)
    
人员:易廖马麦
    
主要斗争:没有斗争,糟践钱太太(未出场),王打探易行踪,易(假)南京开会,王不安尽想男人

今天打电话过去,没有打扰你吧”,然后狡猾得托着下颌盯着王,易审问玩味着,面对猎物他老谋深算,仔细观察着异动。现在可好,王佳芝是一片混乱,神色马上慌了,身子乱动,语言不畅,叉子都碰歪了,两只手紧紧揉搓餐布。由于业余,这个事情她早忘了,没有想过答案。还算机灵,好不容易圆过去,理由是一大堆丈夫的朋友来陪她,看住她,刚才她不是还在说规矩的在家里,没有乐子。诸位,这是什么理由,前后矛盾,你会信吗。易彻底放弃她是个饥渴的麦太太的幻想。李安给的台词是,完全不信的一句 “是吗?”和神色。对于这个有阅历的人,特工头子,一切告诉他,对方在说谎,那么对方就是一个色情特务,一个彻彻底底的假麦太太。

(麻将-比戒指场)

不断的质疑又开始,谁让早先那个麦先生像个傻子一样的表演。一句重大暗示台词出现,“留心的话,没有什么事情是小事”,这么一大块唇印,易把什么都看在眼里,包括王从香港到上海都没有注意的口红问题,也许是王在香港上海都使用的普通口红吧。不管那个时代有没有防水唇膏,女人们不可能喝东西都是这样的,太无礼了。难道宋美龄在开罗会议喝东西都留下口红?宋庆龄在霞飞路招待友人喝咖啡是这样色情的?上流社会的太太不能是这么样的,不慎留下,特别是留下明显的一大块唇印,当然需要清理干净,否则放在客人面前、餐桌之上何其难堪,成何体统。台词接着的镜头就是口红,易看到眼里,有个会心的眼神,你说能会什么心,不就是一个未受训练的业余特务吗。所以,这个口红问题不是色情或者其它的含义,特别是第二次口红,完全没有意义,根本就是暗示,王从许许多多小事上、言语上都暴露了身份。

人员:易马梁麦

一句重大台词出现,开始阴沉的审问,“你和别人不一样,你不害怕,是不是这样”,一个太平香港都市中的商人妻子,需要怕什么吗,这个台词是个巨大的暗示,他问这个特务,你不害怕吗,我可以要你的命。王早就喝晕了,居然反问“你哪”,易被幼稚特务逗乐了。

主要斗争:介绍时局,最为惨烈的一场,全体交叉战斗,比斗戒指,马太太以一敌三

易先生 香港 第六场
麦宅-上海(三年后)

(评弹场)

那个年代,女方主动,勾引到了猖狂的地步,让一个这么个男人把车打发了,主动邀请人进屋留宿,这样的举动,和一个大学生或者清纯的太太的气质完全不符,完全就是业余的演戏。如果你们接受不了假麦太太早以暴露的事实,那么,从问裁缝,到两轮质疑,到不上楼,直到易离开香港,他对这个麦太太就没有放心过,保持着高度的怀疑,这总是没有问题的。延续到上海,当然也不可能突然就放心了。香港还假意问问,回到上海,“你从来不问我的事”,根本没有必要问,老易清楚的很。这样,再从逻辑上反推回去,王在香港早已经暴露,应该是无容质疑了。

人员:易马梁麦

第一次就要一夜情,这个房子有问题,那一屋子的家伙可能根本没有走。缠了半天,当然不能上楼,易走了。

主要斗争:马太太不满易(男)不找她,马麦交锋

噩耗传来,汪精卫集团加速投敌,易先生接到通知,紧急追随前往上海。易先生国家大事为重,早就把这件事情扔了。你姑娘想去机场送,不可能也没必要。注意这个西装,易车上答应是打电话叫王一起去的,然后偷情,但是事实上没有,王一直傻等,不对情人告别兼补偿性最后一“搞”,不合情合理。说明根本就没有打算再找她。当然是后面曹副官给了他报告,暑假的大学生,王的名字也知道了,有危险。100%确认了有危险,易先生这么小心谨慎的人,当然没有再敢继续。

麻将戏非常重要,五场中有三场都是导演安排负责介绍时局的,上海王打入的那场,廖太太和梁太太介绍了上海市面情况和日本的东亚战争形势(新加坡香港都已经沦陷),非常充分。红中场介绍汪精卫汉奸集团投敌情况和重庆的追杀活动,比戒指场介绍了上海市面情况,伪政府运行总体情况和时局。(早餐介绍了沦陷区形势,虹口易介绍了太平洋战场形势)

易先生 上海 第一场
易家(王成功打入)

(吃)喂牌--》生活中的暗送秋波,派系同党合作
红中--》说中升官,前途飘红
红中暗杠-》明争暗斗,麦太出现,击中马太太要害
洗牌--》夫人们的混战
方阵--》斗争拉开阵势
碰牌--》抢夺他人之物,表达敌我关系 (片中的碰牌基本全部是碰人家要喂吃的牌)
桌上闲聊--》介绍政治时局,夫人们派系斗争
搬风换位--》派系斗争

吓了他一大跳,乖乖弄地东,她不是那个设计杀我的女大学生吗?注意表情开始异常紧张,回忆展开,易转身,不管张秘书,走过去,果然是她。见到,想微笑,他已经不太会笑了(注意表演),首先问麦先生,核对一下这个假麦太太是否继续谎言,3年前就发动了,现在才实施,好厉害。不要说,这次是绝对的重庆特工。查都不需要查,再也不要问。她要干什么。

这部电影对于外国人和不懂麻将的人,是痛苦的。

而且,安排了两个司机对王上车的物品进行搜查。


易先生 上海 第二场
易家(早餐)-死亡公寓(第一次上床)

易太太 香港 全场

电影里有一段背景音乐,恐怖兮兮,神神秘秘,紧紧张张,只明显出现在两个场景里,奇怪了啊,一个是约会前打电话,一个是公寓上楼偷情,都是观众看来很明确的事情,应该高兴轻松的事情啊。导演为什么这样,就是告诫观众,这不是普通的电话,那也不是普通的偷情,是一种极度危险的状态,一个是调查识破,一个是搜身抓捕。

(购物场)

他知道她的身份,敌我关系,危险重重,对她这个已经是职业的色情军统特务非常不放心,怀疑她走那么远,要从腿下拿枪,当然坐不住,不能再忍受。摔到墙上,冲上去搜身.以我从男人角度对性行为的认识,这个撕旗袍的戏是搜身找枪,不信大家仔细看看他的动作,不是要暴露她的后面,否则拉下内裤即可,何必不厌其烦的来回翻看,最后干脆把内裤的裆拉断了,光光的没有枪。明显是搜枪,没有性的内涵。熟练的抽打犯人,和其它女特务一样,惯例抓捕,王被捆绑(熟练的皮带操作,也表现了其专业特工的素养)。狗特务,香港没有处理你,居然追到上海了,他想。然后强奸,不是偷情,是对女犯人欺凌。

“我的乡下是安徽,上海话也是马马虎虎”,只有麦太太是能说上海话的准上海人,让她们走近了。易太发现麦先生慌慌张张,追问了他的工作,王不得不半路把麦先生赶下车,记住,开始欧阳也是要去逛街的,主要是胖子表演失常,离开舞台。从激动的开始准备,到被赶走,欧阳从此郁闷,特别是被同学上了爱人,他是这些学生里面明明白白暗恋王的,李安给了好几次暗示。易太发现邝的气质非常不对,易太起疑,问了他的情况,邝王答的很好,混过去。导演告诉大家,这帮人像是大学生,曹副官也才敢去虎穴,因为他也知道,他们不是专业的,否则只身去重庆军统老窝,不是找死。易太,曹副官根本没有再敢给邝找事,因为起疑。但是一个女生倒是挺可爱亲切的,估计无碍,太太不够,叫家里来打牌。从电影里推理,虽然有些疑问,但易太太从来就没有识破麦的身份,从来没有想过。这个工作交给丈夫他们那些男人就可以,他们没有意见,自然无碍。

这不是虐待,而是易进行抓捕,关键是那个回视,大陆版删除了,自己在惊涛骇浪中挽救了自己的生命。汉奸老易的父爱、情爱、爱怜、忏悔等等都被唤起了,心软了。

易太太和易先生是父母包办的封建婚姻,不是自由恋爱。我也可以推理出,易也是安徽人,他们和司机阿妈都是安徽同乡的。那个年代,这些高官的原配夫人,一定是这个样子,相貌也往往比丈夫老很多。新婚后有一些性生活,主要为了传宗接代,后面就没有了。蒋介石的夫人毛福梅,再没有机会和丈夫同床。易先生和太太没有孩子,我可以推理出,他们其中的一个有问题。因为易太太非常关心容忍丈夫,大概就是她有问题,这不重要,大家不要造反,说我胡乱推理,不必当真。易先生和太太一定是同床睡觉的,但是没有性的生活,孩子多年生不出,何必再交公粮。他的精力除了工作,都在别人的太太或者其它女人身上,包括重庆的女色情特务身上。现实中的丁默村也是这样的人。

易先生 上海 第三场
茶楼(评弹)-假麦太太房间(第二次上床)

(麻将-红中场)

对于”3年前还不是这样“台词,不是说自己,而是说王,或者两个一起都说。过去香港她幼稚,提起了他的兴趣,这个女生和一般人不一样。因为这罕见的糊涂,她反而走进了易的心里。她最傻,但她就只赢过他。三年后再见,王老练娴熟,易蓦地生出闷气,生气她不再是学生,不再业余,不再青涩,虽然还是那样糊涂。三年后,两人从香港的一位客居之人同岭大学生的关系,变成你死我活的敌我关系。都是专业特工了。不同了。他遗憾,她也还是傻。

她一直非常非常关心,容忍丈夫,很关心丈夫能否吃到正宗上海菜,易先生只去难吃没人的饭店,其它都“三心二意”。在香港他没有闲着,当晚要去半岛酒店和萧太太上床,萧太太已经兴奋了,湿润了,脸潮红了。易要升官,两个情妇比太太还兴奋。“请客有没有我们啊”,这大概是个暗示台词,表示情妇们争宠的意思。易太太因为自己的生育问题,一直内疚。那个年代,没有孩子,也许根本是男人的原因,但是女人总是自责的。想继续做这个官夫人、易太太,自己必须放下一切姿态,低头做人。也因为身体的老化,不能给丈夫性的安慰。丈夫过去是北伐军官,青年才俊,现在又要升官,本来就是花心,她这个老式妇女,原配夫人,能说啥。她每天和鸵鸟一样,半装半乐意的把自己埋在麻将里找乐趣,和那些暗室在桌上明争暗斗,她爱丈夫,她要维护保持这个家。有时她不很高兴,但是也默认了。丈夫只要是打招呼晚回,很有可能就是偷情,这她知道。注意眼色变化。太太们常来,她不能阻拦,她也需要她们找乐,在斗争中取乐。毕竟她们都是有夫之妇,丈夫同事、高官之妻,一群半老徐娘,不会直接威胁她的地位,她一个人寂寞,也要这些朋友。

易先生 上海 第四场
书房

(麻将-留电话场)

易调情安慰她。他跟王提到他抓了多少重庆的特务之类的,多多少少有一点探王的反应,结果王啥反应都没有,那些人本来就跟她没一点关系,她这个特务真是业余的可以,出这么大事,根本对自己人死活不感兴趣,也不搞情报。所以后来老易用不无嘲讽的语调跟她说:“我差点忘了,你不会对这些工作上的事感兴趣,很乏味。你一直都很小心,从来没问过我……”这句话有必要对一个真麦太太说吗?当王在那里怀疑他有别的女人会不会很快对自己腻了时,眼睛里居然有眼泪,易和老吴后面都笑她这个傻学生,居然把自己真当麦太太了,入戏了,易对此哭笑不得:“原来这几天你就在想这些。”意思是你这个傻特务倒好,不搞专业,你同事都要死了,你就想这些,我还因为你冒险下楼是来打探这些人的情况的。邝其实接头的时候是说过这个重要事情。王也就是这么活下来的,业余到了吃惊的地步,只当麦太太,就是不搞情报。

一个清纯的麦太太横空出世,她还没有搞清她的底细,根本不熟。这个麦太太就发动了强大骇人的色情攻势。由于三缺一,自己失误把丈夫叫上牌桌。这下麻烦了,丈夫显然更喜欢这个年轻的太太,从来没有过的,直接喂牌,态度暧昧。易太太告诉这个小姑娘,电话有了,但她还在写,什么意思,丈夫一定要看去的,果然,不久他低下头去(小说里其实很明显的,易太太生气这个电话问题)。她生气了,这个姑娘才来不久,怎么当着我的面勾引,太让人生气了。她表示,丈夫新衣不做了,想断交,等打折。姑娘没有经验,直接和女主人叫板,说易先生喜欢不打折的料子(详见钥匙文,易先生场分析)。而且在丈夫的帮助下糊了牌,易太太想,这个女人不能让她再来。朱太太一直谦卑,却意外暴露,自己也和易比较熟悉,也许是青年时代的情人。朱翻牌吃醋,这样猛烈的翻牌在牌桌上是很过份很忌讳很没有礼貌的,还是翻男主人,特工头子,这个很少上桌的人的牌,易太太倒没有注意,这是另一个床上的老尤物。

易先生 上海 第五场
特工总部门口(深夜)-福开森路公寓(第三次上床)
  
易上班想他,说明肯定是动了真情,有一句很厉害的台词,是个重点暗示 “想像他(党校同学)压在你身上干那件事”,你们看电影没有觉得这个台词的问题吗?对方上刑,是你想王,是你最近在折腾她,是你觉得别人美。你只能想像你自己易先生干那事,怎么想到你同学头上去了。电影删除过一个戏,易在刑房,女犯人是裸体的,相信男犯人也是衣不蔽体的,看到同学的下身,易才能想到性的方面,否则岂不可笑。你们知道克格勃怎么训练色情间谍的吗,都是专门有同事训练的,和同事先搞搞再上阵。曾作过军统特工的易当然知道这些色情特务的训练课程情况,王也应该和同事训练过,否则大学生假麦太太的性经验从何而来,也确实如此,梁闰生不是吗,实实在在的,特工就是这样。可惜易不知道月前她还是某伪大学的学生,并不一直都是军统专业色情特务。易骂同学混账,并不代表他对同学的真实关系,是骂给王听而已。这个台词可以证明王明确已经暴露了,那最早什么时候识破的呢,逻辑倒推回去,既然在上海不再问她的事情,一上来就“虐待”成那样,司机还搜身,那么在香港她就暴露无疑了,那里的提示真的很多啊。

旧时的成年男人,特别是政坛的男人,大部分是保守的,不是这么容易勾引的到,也不可能如此猖狂的喂牌。李安为了加强这个动机,要事先表现易习惯于勾三搭四、花花公子的个性,所以安排了红中场以及其它太太的戏,否则说不通了。而且选择了陈冲,这个戏中像老式妇女的女人(出身应该很好)。她的样子比丈夫老很多,不可能在肉体和情感上给易安慰。易在这场麻将中的表现以及以后的情节才能落地。

“你不该生的这么美”,让重庆利用你做色情间谍。还有用血泠泠的话吓唬他,他怜悯她不应该接这种危险工作,被抓的后果很严重,事实是确实后来都被枪毙了。易的生气来源就是这些。易在用胳膊模拟勒死她,这时候,我告诉你们易早知道王的身份,你恐怕多少要听进去一些。易吓她,勒她,警告爱护她。

(电话场)

福开森路公寓,这是他三面间谍、卧底活动的据点。几天后还给了她公寓,易从香港到上海,都是十分小心的人,他如果知道或者怀疑她的身份和使命,他不可能为了女色冒险“松开心防”,一定是要有个安全的承诺才行,这只能以他和王的上司达成协议来解释。

几天后,丈夫和曹副官出去了,曹副官却又回来了,只留司机一个人,当然是会女人去了。曹有没有说裁缝和麦太的事情,电影没有提,易太太应该问出。但是真真实实的,丈夫没有回来吃饭,而且吃饭前打了电话回来给曹,说今天不回家吃饭。易在餐厅说“让老曹回去接她,去给医生看看,临出来才说头痛,我看是打牌打的。”,易太太一定”头痛“。丈夫今天肯定是约会去了。不要说,就是这个新的麦太太。他们在牌桌上的戏,她都看到了。易太太是很聪明很护家的,最后一场,张秘书一查书房,就知道丈夫出事了。

易先生 上海 第六场
虹口

他们一定相好了,易太太可以推理出来。她再也没有邀请麦太太来,丈夫的习性她太清楚,反正他们都是在外面碰面,自己也还是生气的。很快,家里要走了,丈夫突然取回了一件新西装,她问或者没问,都知道里面的缘故。和朱太太们告别,她也想到了这个麦太太,既然自己可以和丈夫过去的情人告别,当然也可以和这个新的告别,毕竟,她俩是亲近的,麦太太对她也很好。自己心里是喜欢这个清纯幼稚的姑娘的。她惹我生气,也是她没有心计纯洁的一面。打了电话,果然她很着急很失落,口气伤心极了,看来她对丈夫是有些真心的(其实是刺杀不成,被梁白上)。而且明明白白,她果然问了易先生顺风的话,这个台词其实突兀,犯了错,不能只提易先生,就像后面的阿妈场,她只问男人,这还了得。要来饯行。才打几次麻将,看过几次料子,还没有到饯行的地步,相信丈夫随后也是要和她告别的。易太拒绝了她来机场。她气没有全消,但和其它太太情况一样,无非多了一个,她已经接受默认了。

红颜知己、同事聊天、倾诉衷肠戏隆重登场,那个吻,不主要是爱情,有归属感,也有对这个爱国女学生舍生忘死的钦敬。无言的拉手,内涵也丰富,他想告诉这个重庆的“同事”,他的秘密,但是又不能说,说了盖子揭开,王一定会离开。

“麦的希望之路终于被易太太一番客气的寒暄干脆利落的堵死了。女人到底容不下女人,易太太有的是风度和礼貌,电话线在她手中成了顺水推舟收复失地的利器,体弱身更虚的麦太太败到得溃不成军,结巴零乱的语言在对方听起来更凭空增添了得胜的自豪与骄傲感”,引叶康翡翠文。

这也是暗藏的霸王别姬戏,因为最后没有告别机会,电影只能事先安排。

1942年秋,这一天,廖太太打电话过来请客,易太要求去大东亚吃饭,这里有部里人保护。结账的时候,过道上走过一个漂亮女人。她抬头去看......

老吴/邝裕民 上海 全场

易太太 上海 全场

在一次冲动下他说“他杀了我妻子和两个孩子,我还能和他隔着一张桌子吃饭(是面对面,两人中间隔一张桌子,不是3张桌子),这才是干情报的”,英文编剧(字幕)给了异常明确的含义:But I could still eat with him at the same table。表明老吴说自己和易先生在同一张桌子(注意:same table)上一起吃饭。人冲动容易说漏嘴,这句话显然是比较意外的台词。这个台词不合理,突兀,怎么也说不到吃饭去,易是不会随便在外面吃饭的。所以认为李安有设计,说明在重庆高层安排下,他们偷偷见了一次面,吃了次饭,两个上海的特工头头协调了一下的工作。我不再刺杀你,你也不要怎么样,所以易后面这么放松。

老吴和邝设计的很好,完全成功,而且意外的是,成功的非常过份,居然住进了家。易太太意外遭遇了麦太太,她常跑单帮来上海,,就住在自己常来的地方,自己都不知道。过去在香港她还怀疑过王的身份,现在看到她住在伪政府的大东亚,穿着时髦,再没怀疑,难道3年前发动,现在实施,不可能,想都没想。可惜,她不知道,他丈夫香港接触她多,倒识破的早,反而更确认了。虽然丈夫升了官,但易太太这3年,并不好受,家里没有香港开心。丈夫是汉奸,天天被人骂。提着脑袋过日,还得罪人,上班工作就是杀人。夜里脚冷,无法入睡。作为女人,除了晚上捂脚丫,自己什么也做不了。丈夫偷情的情况这年少了很多,已经长时间没有出去了,他很少笑,和香港不能比,易太太想到了丈夫和麦太太过去在香港的轻松时光。作为一个善良的老女人,她决定了,她为丈夫把了关,把容易控制、年轻单纯的麦太太拉到自己身旁。在香港,她要赶她走,现在不同了,她要她来,因为家里的情况不同了。与其让易在外面冒着生命危险乱勾搭,与其让易每日孤独苦闷,不如让这个相对可靠、温婉善良,没有心机的麦太太来”伺候"满足安慰易,住在家里,也安全可靠的多,而且她也喜欢自己的丈夫。那些徐娘太太们都有家,没有第二个合适人选,她不喜欢那些太太,比较所有太太,她只喜欢这个姑娘,她听话,和她是一条心,她年轻适合做小,两人一直很合得来,到了家,大小夫人一定处的融洽,可以让她为她做她本应该做的事情,挡住了易去其它太太的怀抱,再好不过。年前,前后有两个色情特务来勾引丈夫,非常危险,幸好发现,后被枪毙。难保以后没有,这个麦太太可靠安全,易太太决定了,让丈夫和她在一起,重庆这招再没有戏。可惜,要命的是,这是第三个前来的特务,3年前从香港就开始发动的特务。

这些天,他为自己和小王,考虑得很周到,通过重庆高层,专门为王佳芝的事情,安排了饭局,和此事的负责人,她的领导-老吴,私下会了面。两人当面协调,落实了此事。她只做麦太太不搞情报,分明是易透露的信息,否则老吴这个大老粗怎么体会这么深,他又没有跟随王生活,难道过去的特务就没有只当某太太,大家仔细看看吴说这话的表情,有趣极了,就是“老易吃饭告诉我,你只做麦太太”的感觉。

本文由www.5596.com发布于www.5596com,转载请注明出处:悬疑迷案的钥匙,王佳芝和易先生的相互识破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