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www.5596.com > www.5596com > 杀手聂隐娘,白汤对大肉

杀手聂隐娘,白汤对大肉

2019-11-30 04:06

正好最近在感慨汉语的博大,
寥寥数语带出来的意境,
恐怕是其他种类文字和语言无法做到的。

王家卫七年拍成《一代宗师》,
侯孝贤十年拍成《刺客聂隐娘》,
并不是说时间一定会酿成佳酿,
但佳酿一定是需要时间沉淀的。

就在前不久的某天晚上,
突然没来由的念了一句:
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
愣了一会,
感觉这短短一句,
再多半个字就完全坏掉,
要表达的意思再多说半句也会完全坏掉,
就这么十个字,
刚刚好,
单独拎出来,
还是放进《春夜喜雨》整首诗里去,
都刚刚好。
意境这个东西,
就是简到又简的表达,
却传递出无尽的回味。

看完聂隐娘出场,
后面一个女生在和同行的男生抱怨,
大概意思是:
故事这么简单,
台词没几句,
一个事还没讲干净就切了,
让人看什么啊,
超级烂片。

回味,可意会不可言传,余音绕梁等,
这些都是中国文化里很深层面的东西,
非汉语不可达到那感觉。

虽然我和此女生的观影感觉完全不同,
但我也完全能理解她所说。

比如斐多菲那首著名的《爱情与自由》,
我找的一个原文版本(太多了):
Liberty, love!
These two I need.
For my love I will sacrifice life,
For liberty I will sacrifice my love.
按照英文字面意思,
自由,爱情!
这俩我都需要。
为了爱情,我可以放弃生命,
为了自由,我可以放弃爱情。

就像有些人去吃大餐,一定要看到明晃晃的大坨的肉,
哪怕是一道已经炖了好几天的顶级的汤,感觉也像白来吃了一顿。
就像对话,一定要逐字逐句说得干干净净:在外面玩得差不多了,赶紧回来啊,要不就别回来了。
绝对不可说“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
就像奢侈包包,一定要有硕大的LOGO,因为没这LOGO一般人不知道你背的是什么牌子的包,
万万不可细致处做到极致,却缺一个醒目的LOGO让一般人看不出档次。

这倒是说清楚是什么意思了,
但总觉得这跟诗意有什么关系?

所以我完全理解这女生的愤怒,
她没吃到肉,
她没看到1,2,3,4说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事情,
她没看到明晃晃的LOGO,
因为现在的电影市场就是这样的,
娱乐大家的“电影”就是这样的,
套路:
1说什么,2说什么,3说什么,4说什么,
背景铺垫,跟进,次高潮,紧跟,大高潮,热泪盈眶或挠痒痒,淡出,
就这样热热闹闹的,大家开开心心的或者痛哭流涕的离开影院,
虽然恍惚中好像跟前阵子来电影院看过的片子的差不多,
套路差不多,故事走向也差不多,就是换了拨演员而已,
但心里踏实,
就像去吃大餐吃到了实打实的肉。
我完全理解这种心情,
因为消费了,没得到想要的,确实不舒服。

但被翻译成:
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
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
马上给人感觉“好诗,热血澎湃,回味无穷。”
这就是中国文字和文化的魅力所在。

作为和该女生观影体验完全不同的我,
则现在还在回味这片,
甚至怅然若失,
这种怅然若失在看完《一代宗师》之后产生过,
我至今一共看过六遍《一代宗师》,
电影院两遍,
碟片一遍,
蓝光出来了两遍,
北美剪辑版一遍,
《一代宗师》就像一道高汤,
看不见实实在在的料,
但浇在很多菜上都能瞬间改变这菜的质量。
怅然若失是完全对自己胃口的菜,
下次吃到不知道要哪年哪月啊。

回到开头,
如“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这样的句子,
现在让你翻译成现代语言,
难道不觉得啰嗦吗?
难道不觉得就这样最最好,
不要再去动了。

《刺客聂隐娘》也是一道高汤,
它丰富的原料中的精髓早已化在汤里,无形,
出锅时,只有“水”这一种形态了,
就算有渣渣,也不随汤一起出锅。

多少美妙的诗词。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
天生我才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

《刺客聂隐娘》跟大火迅速炒出来的大鱼大肉完全没关系
——这里完全没有鄙视吃大鱼大肉的意思,
它呈现的是减法做到极致的形式,
侯孝贤导演非但没有按照大家胃口能接受的1,2,3,4的故事套路来,
就算是点到为止,
也被他减到了极致。
所以我们不会看到导演专门拿出来一段,
交待聂隐娘小时候是怎么给道姑带走的,
交待道姑为什么要带走聂隐娘;
专门拿出来一段,
交待田季安夫人为什么要截杀那些去外地赴任的人,
交待田季安夫人为什么要谋害有了身孕的妾;
专门拿出来一段,
交待为什么聂隐娘最后要回到那个小村庄去。
是的,按照一般导演的套路都得交待一下,
给出一段来给观众说得明明白白。

“危楼高百尺,手可摘星辰。
不敢高声语,恐惊天上人。”

其实这些“为什么”,
侯孝贤都通过台词点一下,
交待得很清楚了,
比如影片最后聂隐娘回到村庄,
村叟就说了一句:真是个讲信用的姑娘啊,说会回来真的回来了。
然后妻夫木聪这角色就迎了上去。
完全没必要打完一场架,
给出一段交待下。
我擅自意淫一下,
一般导演无非这么交待,
聂隐娘:等我送他们到达地方,处理完我的事情我就回来帮你巴拉巴拉。
妻夫木聪:好的,我等你啊,你可一定要来啊,说好了啊。
聂隐娘:嗯,说好了,一言既出驷马难追。
妻夫木聪:嗯,我信你。
诸如此类,
观众无非就要这么些交待,说得干干净净的,
就算很没意境,也好歹吃到明晃晃的肉了。

“众鸟高飞尽,孤云独去闲。”

而侯孝贤砍掉的都是这种交待,
多余的标点都没一个。
在艺术这个领域,
个人觉得,做加法是相对容易的,
做减法是最难的。

“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
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

其次,
1,2,3,4按部就班讲清楚一个故事,
是一个导演的及格线。
但超越讲故事的基本要求,
达到意境,韵味层面,
不是一般导演能做到的。
这里再次引用《一代宗师》的编剧之一邹静之的话:
“其实我觉得讲故事是电影的最低级状态,最好就是要出人物,
最高的境界是出味道,这个味道包括哲思、情怀、诗意。“

“国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
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

想吃大肉和爱喝汤都没错,
没有谁高尚谁庸俗之说。
喜欢看侯孝贤并不是装逼,
喜欢看韩剧也并不是没品,
个人喜爱不同而已。

“日出江花红胜火,
春来江水绿如蓝,
能不忆江南。”

因为平时就看很多不热闹的,
也不是事事都交待得很清楚的影片。
所以,
几场戏下来,
迅速的迷上了这片。
也不是侯孝贤此番拿了戛纳最佳导演才关注,
《悲情城市》《恋恋风尘》《南国再见,南国》《海上花》《戏梦人生》这些片也是早就看过的,
第一次在大屏幕上看侯孝贤的电影,
虽然已经是熟悉的导演,
还是很惊讶导演把减法已经做出这样的意境。

“乱花渐欲迷人眼,浅草才能没马蹄。”

我也喜欢看不错的热闹的片,
科幻片和不错的动作片都会去电影院看,
而且经常可以看到。
像《一代宗师》和《刺客聂隐娘》这样的片,
且不论导演多少年才拍一部,
这种情怀和诗意皆备的作品,
在电影院是很难看到的。
特记之。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附:
醉里挑灯看剑——观《刺客聂隐娘》II
http://movie.douban.com/review/7583431/

本文由www.5596.com发布于www.5596com,转载请注明出处:杀手聂隐娘,白汤对大肉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