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www.5596.com > 娱乐资讯 > 【www.5596com】献给这几个英灵殿中的英灵和她俩的

【www.5596com】献给这几个英灵殿中的英灵和她俩的

2019-09-20 02:23

时臣和肯尼斯
  
  
  如果把时臣放在现在,大约是最优秀容易被人崇拜的人物了。

之前也有写过动漫的完结纪念,只是当时的对象是鲁鲁修,献给我心中依然存活的王,通篇高喊着【All Hail Lelouch!】
而这一篇是献给Fate zero,献给里面无数的便当和幸存者。

       他应该是遵循noblesse oblige.(位高则任重.) 这样的贵族。
  
  远坂时臣作为“创始御三家”之一的远坂家的当家,虽然天资并非杰出,但是通过努力成为了无与伦比的魔术师,其魔术造诣远远超过圣杯战争中的其他Master。(现代世界的“大当家们”,就是由时臣们构成的。无论有没有天资,他们占着巨大的社会资源,只要努力一些,无论是什么行业里,他们做人做事的造诣都是无与伦比的。)
  
   为了在第四次圣杯战争中得胜,远坂时臣 千方百计从两河流域得到上古时代第一条蛇的蜕皮,借此召唤出了最强的英灵“英雄王”吉尔伽美什。(现代社会只有像时臣这样的人站在“家主”地位上的人,才能动用人力物力,获得他们想要获得的东西。)
  
  通过祖父的老友言峰璃正与作为监督者的圣堂教会结盟,得知各个Master的资料和动向,由此在情报上占得先机。(现代社会,时臣们不外乎是结交盟友,以便得到更多的有价值的信息,做对的决策。圣堂教会这样制定圣杯战争规则的高端机构像极了政府。)
  
  此外,远坂时臣还通过教会作为中介人干涉第四次圣杯战争的进程。 在隐藏了言峰绮礼已得到圣痕的前提下,安排言峰绮礼成为自己的弟子。而后上演分道扬镳的戏码,实际上暗中指挥言峰绮礼消灭其他Master。(这也算是现代社会中低级但又有效的权术的体现。)
  
   如果魔术能力的大小换算成现代社会中我们的考试的分数,那远坂时臣每次考试都能得到满分。lancer的Master大约能得九十几。。而切嗣,言峰绮礼那样的人大多考不及格啊。。
  
   作为魔术师,远坂时臣的极强的自豪感和自尊心,像极了我们通过得到了某个分数、因为什么而获得别人的赞扬、或者某份主流意义上的成功而获得的自尊心。正因为这份自尊心和自豪感,使他很唾弃卫宫切嗣那样每次考试考零蛋,却能参加圣杯战争的人。

————————分割线献给老虚—————
【只有当你拥有了想要保护的东西的时候,你才会变强】这是火影忍者,犬夜叉和银魂告诉我的东西,
在11区的热血漫画里,【想要保护的人和事物】是激发一切奥义和必杀技的必要条件,
而拥有它的角色一定能够获得胜利。
但是FZ好像推翻了这一点。

  肯主任呢。因为在魔术世界获得极高的赞誉,拥有优秀的天份,就把切嗣当作老鼠穷追猛打,以为一下子就可以解决掉。这份装满了别人赞誉的自尊心,使他非常的大意,结果被切嗣一枪打残,再一枪就毙命了。所以。。天份,IQ神马的,都是浮云。
  
  同样的,可怜的时臣,站在魔术世界主流价值观所羡慕的巅峰,以为自己对圣杯战争稳操胜券,这也是很正常的。

www.5596com ,说起来7个阵营里面,只有间桐雁夜,这个单纯的男人,才是为了【保护】,而咬碎了牙进入他分明已经远离的圣杯战争,
间桐家的叛徒,拒绝成为间桐家的家主,拒绝学习魔术,
但最终却因为【想要用圣杯解救樱】【想要让葵和小凛,小樱聚在一起,重享母女三人的天伦之乐】向脏砚妥协,采用残忍又重口的,损耗生命的间桐家的秘术,并召唤狂化的Beserker,参加了圣杯的战争
但是即使目的与愿望有着热血少年漫画的色彩,但是在老虚的剧本里他只能迎接最惨烈的结局:被他深爱的葵无端指责,又被樱杀死推下虫仓
他浑身透着悲剧的,死亡的味道,
和他召唤的英灵兰斯洛一样,
被神明遗弃了一般,连祈祷的对象都寻不到。
当兰斯洛终于迎来与阿尔托利亚的对决,
Berserker一脚踩在了saber的脸上,【你竟然踩吾王的脸!!我就说Berserker是唯一一个3D的英灵啊!!你们这些2D的和他打什么】
之后还是被saber一剑刺穿,【……】
这个时候saber已经满面泪水,骑士王杀死了她的首席骑士啊。
此时的兰叔唯一一次恢复了平静,他说【在王的怀中,王的眼前死去……哈哈,这样的我简直……就像一个忠义的骑士那样……】

       这不是狂妄,只是在俯视魔术世界的时候并没有对非魔术世界人产生警惕,大意了罢。
  
   时臣之所以失败,一个是因为自己的墨守成规,第二个是因为其他参与圣杯战争的人都拥有各自独特的价值观。拥有主流价值观的人太少了,而且关键就在那些魔术会考零蛋的切嗣、言峰绮礼这样的人并没有被魔术世界的价值观所蹂躏洗脑,他们拥有自己的价值观。 因为羡慕和唾弃产生的情绪同样都会导致失败,所以他们既不会羡慕时臣也不会唾弃时臣,这使他们成为了独特的人。
  
  
       
        另外,他也非常不理解间桐雁夜对自己的痛恨:把自己的两个女儿们都送进好学校,接受磨练,又有什么错呢?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让小孩子好好磨练,长大了才不会因为地位能力不足而处处受到压迫,又有什么错呢。毕竟时臣同学就是作为没有天份的魔术师,通过十年如一日的刻苦训练,才成为了家主的。特别是时臣看到自己的两个孩子都那么的有天份,肯定会一边羡慕孩子们的资质是如此的好,一边感叹自己很幸运,后继有人。作为长辈看到小辈的天份,肯定是会希望下一代接受良好的教育,让天份可以充分的发挥。这也是很正常的啦。

FZ的第23集,24集,25集,真的是无比的黑暗,我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无比心爱的角色在这3集里一个个死去。

【补充草稿(关于小说的时臣部分):】
  
        
当然,如果看了小说就能注意到,时臣只是不想让樱长大被教会泡上福尔马宁,变成标本才让樱去雁夜家的。

间桐雁夜是悲剧的,但是我却真的一点也不喜欢他,
因为他输得太惨了,从头到尾,伤痕累累,
而且,在巨大的代价面前,
这个男人什么也没有改变,什么也没有守护住,
这是我不能接受的!!
太弱小了啊。

而且,时臣对于两位女儿唯一的愧疚是因为的自己参加圣杯战争,而无法让两位女儿可以相对自由的选择自己的道路。就像当年时臣的爸爸在把家主之位传给时臣的时候问了:“是否愿意接受家主之位。”这样的话。这虽然是一种形式,但是也是一种最大限度的【自圌由】。时臣也意识到,自己从小就被当成家主培养,在观念和视野是局限的,已经在思想上的相对【不圌自圌由】了,所以也不会有别的选择。但是他因为仅仅无法给予儿女这样最小幅度的【自圌由】都做不到而感到歉疚,已经是一名非常优秀的父亲了。)

所以雁叔只是个开头,我要讲的不仅仅是这样的悲情组。
接下来才是正文。

我去。被和圌谐的一塌糊涂。   

圣杯战争,7个职阶的英灵和他们的master,
但是没有任何一组是完全遵守规则的,【韦伯马马虎虎算是守规矩的】
远坂家和言峰家勾结,言峰绮礼让Assassin假死,从而让自己得到教会庇护,转入幕后,
切嗣和肯尼斯无视【优先处决Caster,其余组之间休战】的准则,在此时搞突袭,【在这个部分只有Rider组是守规矩的,专心对付Caser,炸了他们的老巢】
肯尼斯自己拥有令咒,却让未婚妻索拉负责枪哥的魔力供应,
间桐雁夜运用秘术,同时让Berserker拥有了隐藏身份的技能,
韦伯取得参战资格的手段本来就不光彩,截下了属于老师肯尼斯的圣遗物,召唤出了Rider------伊斯坎达尔

  韦伯和Rider
  
  我们作为可怜的学生,被主流价值观蹂躏,不断地以为自己很特别,不断地想要自己很特别,然后最终的发现其实自己谁也不是,其实自己什么也没有,其实自己就是人中再普通不能的一个,然后越来越没有自信,越来越觉得我自己站在一个很卑微的地方仰视地看着时臣,然后觉得自己越陷越深却仿佛无法放开手。而Rider的master韦伯也是学生。他因为不认同老师也就是肯尼斯的血统决定魔术的高低的观念,想参加圣杯战争以证明自己。这是一种有一点点不认同主流看法,但是因为自己的价值观没有成型,还是受到了主流价值观的部分影响。所以想通过被主流权威的认同而证明自己。这可是典型的青少年:不认同很多人的看法,可自己也是混沌的。结果被韦伯Rider亚历山大大帝教训了一顿:与其拥有那样的愿望,不如先长高两厘米再说吧。在Rider亚历山大大帝的教育下,韦伯终于长大了,认清了自己。放弃了在魔术学校学习,转而去追求自己真正的人生了。

圣杯号称【万能的许愿机】,你再看他们每个人的愿望,也没有几个靠谱的,
切嗣是为了借助圣杯的奇迹实现世界的正义,【勉强算个愿望】
雁叔是为了救樱【这个靠谱】
肯尼斯是为了荣誉?
韦伯是想证明自己,以一种 咱也不能落后呢 的心态参战,没有什么具体的愿望,
时臣是为了追寻起源,
绮礼最不靠谱!!一个完全没有愿望没有明确方向的人,被恶趣味的圣杯选中,然后在金闪闪的教唆下,决定取得圣杯获得愉悦并反溯当初被选中的原因……
雨生龙之介则是完全忽视圣杯的存在,Caster因为把saber错认为贞德而认为不再需要圣杯复活圣少女了,然后两个人完全无视圣杯战争而幸福快乐地杀人为乐……【我擦这2只是什么……】
相比之下英灵们的目的就明确的多,
【对不起我还是不知道战斗力只有5的Assassin的追求是什么……,当然,闪闪本身也没有什么愿望,追求圣杯只是因为“ 圣杯是宝物,既然是宝物,那就来自王之宝库,就是我吉尔伽美什的东西”……】

      雁夜和Berserker(唯一的完成的一段)

然后开始讲金闪闪【我最喜欢的角色,而且你们不觉的他很像圣斗士里的沙加么!!闭眼的沙加啊!】
虽然说闪闪和枪哥没有打过,
但是这里不得不拿他们进行比较。
金闪闪和时臣在一起的时候,俯首下跪称臣的向来是时臣,
枪哥和肯尼斯在一起的时候,枪哥都是跪着的,
也许是因为作为英灵,
他们原本就不同,
一个是1/3神格的英雄王吉尔伽美什
一个是首席骑士迪卢木多
而他们的结局也不同,
7个英灵中只有金闪闪和saber都活了下来,
而枪哥由于【自古枪兵幸运E】,不明不白地自尽而亡

       ——一切都是时臣的错。
       
       这两个人作为无与伦比的纠结之人,还真的是一对。雁夜先是因为不愿意在家族中担责,于是逃离了家族,而这又导致了自己最心爱的女人的孩子——樱成为了那个担责的人。(时臣作为家主,一个需要为整个家族担责的领军人物,是非常唾弃像雁夜这样对自己的家族不服责任的人的。)雁夜因为不忍心看到樱在虫堆中被训练,失去往日的纯真,又跑回家族用争夺圣杯来赎罪,希望可以拯救樱。这个人把时臣作为自己无能的发泄对象,始终没有准确判断力和固定的行为准则,不能贯彻一个信念到底,导致他做了很多的无用功,最后在樱的面前死亡。这一切,仅仅被樱当成了“不应违逆家主”的反面材料。Berserker也是,他虽然攻击saber,但也只不过是小孩子想要引起注意,想要saber关心自己行为吧。这种不清楚自己真正想要什么,内心纠结的人,终归是不能成功的。有的时候老一辈人说的:“我就是争这一口气”应该很能表现出雁夜当时那种心理。相比于切嗣冷静的不断考量目标的进度,雁夜行为表明他其实就是完全没有目标的。嘛~所以雁夜作为一个纠结的大叔,不能认清自己,不能认清周围的人(包括樱),沉浸在救赎自我,拯救他人的幻想之中,还是很可怜的。这样的人,如果rider是他的servent或许可以开导他吧——做过的事情,无论对错,都不应后悔。

一个只是来【取回】自己的杯子,顺便带坏绮礼……【寻求愉悦】
一个却是为了实现前世没办法贯彻的忠义
【我在成为Servant之前只是一名骑士,能让我为之尽忠的主人只有一个。】

认清自己比什么都要重要。是雁夜的教训告诉我们的。

金闪闪在整部里最令我倾倒,因为他【认真的时候】最强,虽然大多数时候都又傲娇又不屑与其他英灵掐架
【话说整部看下来我学的第一句日语就是——杂种,“咋修!”】
最主要的是,比起其他盯着圣杯,焦虑劳碌的英灵,只有他有一种【随便你们啦】的强大,
因为没有愿望,肩上也就没有十字架。
于是因为没有诉求,反而强大么?
这种毫无顾忌毫不关心的状态下,
要用怎样不屑的目光,
来看待其他苦苦追寻着的英灵呢?

  
  
  Caster和雨生龙之介
  
  再说到Caster和他的Master,也是非常可爱的人物。不仅仅完全不知道什么是魔术世界,圣杯战争,而且也不受人类道德最最最底线的束缚。作为一个有着艺术细胞的杀人魔,有着艺术般的思维境界。对人生的思考也是非常深刻滴~ 可惜的是,因为太不懂游戏规则被其他参赛者集体干掉了。这也说明,表面上的游戏规则还是要遵守的呀~~ 成为众矢之的是很可怜的嗯。Caster的那个E-级别的艺术鉴赏绝对是个槽点。那句名言:恐惧也是拥有新鲜度的。深深震撼了咱~~膜拜啊!!!
  
  
  卫宫切嗣和言峰绮礼
  
  再说回切嗣和言峰绮礼,他们是在圣杯战争留下的最后两个人。他们两个人的成功之处在于思维上跳出框架那份灵活性,不受魔术世界的价值观的束缚。这个从切嗣用一张契约书就干掉lancer看的出来。

也难怪会一律称之为“咋修”了吧。

 他们对发生的事情没有情绪,对于小的成功或者失败都毫不在意,所以做任何决策都没有失误。他们的不同点在于言峰绮礼想获得自己心灵中的解答,是一种因为只追求自己的心灵境界才对别的世俗的事情都毫不在乎。而切嗣有强烈的理想,有目标以后才对无关的事情毫不在乎。在现实世界中,俩个人都会成功。言峰绮礼因为只关心自己内心的境界,更容易获得个人的成功,比如成为一名律师这样的。切嗣的理念是拯救大部分,牺牲小部分。是站在所有人的角度考量的。这样的理念使他有很多的追随者,他比较适合成为优秀的CEO。毁灭圣杯这样的愿望,有点像政客传播他们的政治理念,公司的创始人传播他们的公司文化,这种文化和理念,代表了普通人的期望,于是大众就追随切嗣这样的人。这也是为什么剧中言峰绮礼一直很奇怪为什么会有两个女人追随切嗣,保护切嗣。 他觉得切嗣应该像他一样,不被人理解才对。
  
    
  所以最后,韦伯、切嗣和言峰绮礼3个不追求普世价值观的人活下来了。其他的全都领便当去了。   
  
  又因为圣杯战争是只能独自一人参加的战争,所以追求自我的绮礼胜了。
    
  圣杯就是把有强烈愿望的人聚集在一起,然后用排除法选出一人。
  
  Fate zero讲的就是这么一个故事。         

【九十九人背负十字架,空手兀立一旁的便是耶稣】
当他面对圣杯时,情绪没有一丝波澜,而是转而向saber求婚(虽然我觉得完全只是宣布自己的决定而已):
【真慢啊,saber,即使你想和久未谋面的疯狗玩闹,也不应让本王如此就等吧】
【Archer……】
【你这是什么表情,简直就像饥渴的野狗一样】
【给我……滚开,圣杯,是我的!!】(结果立马saber左膝中了王之宝库中的一剑)
【saber啊,即使堕入执念匍匐于地……却仍是如此美丽,舍弃你的剑,成为本王的妻子吧!能够实现奇迹的圣杯之类,你有什么理由追求那种无稽之物,抛弃无聊的理想和誓言吧。那种东西只会束缚你,给你带来不幸。你以后只要渴求我,在我的庇护下生活就行了。这样的话,我以万象之王的名义起誓,赐予你这个世界上所有的快乐与喜悦。】(嘤嘤嘤嘤嘤!!!)
【你这个家伙……就为了这种胡言乱语,而企图夺走我的圣杯么!!?!】(saber再次被飞来的兵器击倒)
【本王可没有问你的意愿,这是本王的决定!】(闪闪威武霸气!!!!)【那么,说出你的回答吧】
【我拒绝!断然拒绝!】(saber被飞来的刀砍伤……你不嫁我嫁啊喂喂喂……!!!)
【怎么,(傲慢地)害羞地说不出话了吗】(是被砍的吧……)【可以,无论你说错几次本王都原谅你(轻描淡写地……)……为了让你知道为本王献身的愉悦,首先要用疼痛来教育你】(喂……saber会被你打死的啊!!!)
……

补充:切嗣部分 【18-19话。】(都是上帝视角惹的祸)

【把手伸向不属于人类领域的愚者啊。。。。。。天上天下只有一人有资格欣赏你的破灭,除了我吉尔伽美什别无他人。耀眼而虚幻的人啊,投入我的怀抱吧。这就是我的决定!】

据我观察,大部分人的孩童时代的巨大创伤会造成永恒的行为上的影响。即使已经记不得当时的那些有关于创伤的记忆的时候,因为创伤而产生的信念会成为永恒;因为信念而产生的行为模式也是永恒的。所以也怨不得切嗣走向一条拯救世界的不归路。

也许很难想象吉尔伽美什在我眼中到底有多么强大,那个,FZ里高傲俯视一切的,英雄王。
不过在与Rider的对决中,吉尔总算是给了对手征服王伊斯坎达尔应有的尊敬,给予他整片里,少有的平视。
以及,当他取出【天地乖离开辟之星】来对抗【王之军势】时,当他挥下乖离剑时,也没有往日的一些轻率和嘲讽,
【梦存高远,志在争霸……这股热情确实值得赞许。但将士们啊,你们明白吗?所谓梦,终有一天是要醒来的。正因如此,我必然会挡住你的前路,征服王。】
他是要与Rider在各自的【最佳状态】下决斗,
而且相应的,即使是面对韦伯,吉尔也给予了少见的尊重,
那个孩子在征服王死后流下泪水,然后坚定地自称自己不能向英雄王挑战,因为自己会死,因为自己已经是Rider的臣下,所以要听从Rider的指令:
【活下去,韦伯,去见证一切,然后活下去并不断传颂,讲述你的王的人生,讲述伊斯坎达尔的疾驰】
【彼方之处存在的荣耀,正是因为无法触及才更要挑战,讴歌霸道,昭示霸道,一切都是为了那些注视着我的背影的臣子们啊】

小时候的经历,让切嗣的潜意识局限在“杀掉身边的人是拯救世界过程必须的一部分”这种设定的幻想中的故事情节里。而不是去寻找另一种方法使得事情两全其美。他心理肯定是想:啊,但是如果要拯救世界,就算是杀掉身边的人也在所不惜。 然后他的儿童时期不够健全的大脑简单渐渐的就形成了“杀掉身边的人=拯救世界” 这种扭曲的因果观念。所以他的潜意识里专注于“拯救世界的过程中身边的人一定会死”这种宿命论,而不是“找到更合理的办法拯救世界”这个目标本身。他一边抱怨拯救世界周围的人都会死,一边把身边的死亡当成了理所当然的事情。在这种矛盾中获得了“我正在拯救世界”的各种微妙的快感和成就感!!!!!这里的快感和绮礼那种愉悦是不一样的。切嗣不愿意正视斗争是人类的本性,却期待自己像神一样放置天平,划分善恶,并准备根除所有的“恶”,从这种虚无的幻想里,获得连切嗣自己都意识不到的快感,怂恿着切嗣一路走下去(他以为是这才是真正的正义)。抱着必须舍弃一切的想法,身边人要死了他也不想办法营救。只是默默的等待他们死亡,以为他们死了就可以拯救世界了!其实他杀掉的那么多人,不都是世界的一部分嘛!他认为自己在拯救世界!!!其实就是在毁灭世界!!

【此乃忠道大义,绝对不要忘记这种精神】——这是吉尔留给韦伯的话

圣杯——作为万物的恶,其实是非常喜欢他这样以正义之名毁灭世界的人。

只有韦伯是赢家。
肯尼斯阵营全组便当,
切嗣阵营死了妻子爱丽斯菲尔和助手(情人)舞弥,并永远无法再见女儿伊利亚,
时臣被自己的徒弟和英灵暗算,
雁叔的惨状已经在之前提过了,
龙之介和旦那也是全组便当,
言峰绮礼死了爹,
只有韦伯,全身而退,
在这场战争里,【没有失去】,就已经算是胜利,
更何况
这个孩子,终于在征服王的扶持下,成长了起来。
在无比黑暗的23、24、25集里,只有韦伯还是一道亮丽的光,
只是,当初Rider买回来的游戏,两个人到最后也没有机会一起玩。(每次想到这个都觉得好心酸)

一般中二们无法直击问题的核心,抱怨抱怨社会,什么都不做,也不会改变什么。

吉尔:你是Rider的主人么?
韦伯:不,我是那个人的臣下。
平时遇见老师肯尼斯都会因恐惧而慌乱的韦伯,
这一次在面对英雄王时,也有了沉稳持重的气势。

但是年少时巨大的心理阴影造就的极品中二,即使拥有扭曲的价值观,确实可以改变世界(无论好坏)。

然后是枪哥——迪卢木多
右眼下的迷惑女性的泪痣,已经说不清是妖精的馈赠亦或是诅咒。
前世今生都不能贯彻的忠义啊,
也许我们会说,如果召唤枪哥出来的是一名女性,
那么Lancer组一定会是7组中,同步率堪比龙之介组的又一真爱组,
只是不巧,是空有智慧和魔术的肯尼斯。

所以切嗣如果经历一段不同的痛苦记忆,换一个目标,虽然中二,但是还是终有一天会功成名就的。

有没有人想说,大家一起对战Caster召唤出的无限再生海怪的时候,
只有saber和Rider在迎战,
金闪闪在和兰斯洛空战……【因为闪闪高兴】
而枪哥就和爱丽斯菲尔和韦伯在岸上……观战,
然后为了让saber使出对城宝具【EX咖喱棒】(空耳),

当然,谁叫他运气不好呢,抽中了一个不会成功的目标。

枪哥把必灭黄蔷薇当棒棒冰一样……折断了。
没有人吐槽么!!!!
被必灭的黄蔷薇杀伤的话,就带上了【不可复原】的诅咒啊!!!我擦!!
然后海怪不是瞬间复原么……
所以才打了那么久搞不死……

切嗣和绮礼。一个是以在正义的幻想中毁灭世界,一个是通过毁灭世界获得愉悦。

所以拿黄刷子……不,黄蔷薇,拿黄蔷薇刷海怪啊!!!
拿必灭的黄蔷薇刷海怪啊好么!!!
你们有病啊!!!!
你们有病啊!!!!
果断拿黄刷子刷海怪!然后把Caster救出来爆头有没有!!

圣杯里涌出的黑泥,切实的完成了两个人的愿望。

哼哼哼。
枪哥在智商上和saber有的一拼……
而且一个幸运E,一个幸运D,
为了骑士精神你们在一起好了……
【闪闪是幸运A,宝具EX!!哈哈哈哈哈好自豪】

本文由www.5596.com发布于娱乐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www.5596com】献给这几个英灵殿中的英灵和她俩的

关键词: